y9h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没有系统怎么躺平 > 第七十七章 大喘气的医生都欠揍
    在北方,十一月份虽然属于深秋,但是已经和冬天没什么区别。

    人们早就地换上了冬装,把自己瘦弱的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的。

    今天是囡囡做最后一次针灸治疗。

    陈景年特意请了会假,早早地回到了家,取出装李宪文的军官证和印章的袋子,

    赶到交道口街道办事处,推门进去后,这个姨啊、那个姐地叫了一路。

    “斧子,怎么这么晚给你五叔取补助呢!”

    民政窗口的女办事员,站起来笑道。

    “院子里出事了,跟着忙乎得忘了时间。”

    陈景年故意瞪大了眼睛,张口胡诌道:“孔姐,您这夹袄一穿真是秋菊有佳色,浥露掇其英啊,您这是整个把秋天最美的景色都留住了。”

    “斧子,你这嘴可甜,我今天早上就说孔姐这新夹袄好看。”

    旁边是婚姻登记处的窗口,里面的一位年轻姑娘,探出半个身子笑道。

    “那是,吴姐,您这双慧眼也看出来了吧。”

    “哈哈,斧子,要是一个月发两回补助多好。”

    民政窗口的孔姐捂着嘴开心地笑道。

    “孔姐,您这话我记心里了啊,等您当了领导,我一个月就来领两回。”

    陈景年拍了拍左面的胸脯,然后转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吴姐,您帮我做个见证啊。”

    “那我过年得买个猪蹄子,再来个鸡冠子。”

    “周六买,周日吃,我觉得这事下周就能成。”

    “斧子,你这个月就能来取两回,月末的时候你再来,不就是一个月取了两回吗!”

    “啊!哈哈,还真是啊!孔姐,那一个月三回吧!”

    “斧子,干脆你调我们街道办来得了,天天来!”

    ......

    几个人说笑了一会,优抚办的人给陈景年办好了手续。

    陈景年拿着一个信封从街道办事处走了出来,信封里装着算上冬季的煤火补贴等福利共计一百二十三块五毛钱。

    “如果不接济我们家,五叔就是天天躺着,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陈景年把信封揣进里怀,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其实在四合院里,挣得最多的不是八级钳工易忠海,而是李宪文。

    可以说没有李宪文的帮衬,陈景年他们家早就垮了。

    只靠陈京生和李玉兰的那点工资根本熬不了这么多年,也不可能同时还供着陈慧玲姐弟三人上学、长大。

    陈景年揣着钱赶到了囡囡的学校,刚到校门口就看见了陈慧玲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姐,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接囡囡啊!”

    陈景年骑到陈慧玲跟前,笑着说道。

    “今天不是囡囡最后一针吗!我想跟着去看看,就和老师请了假。最近囡囡的身体的确见好,我想问问大夫用不用再扎几针,巩固一下。”

    陈慧玲看见弟弟立刻露出了笑脸,上前捂住了弟弟被吹得发红的耳朵,道:“你怎么不带个围脖呢!”

    “没事,我这几天每天都锻炼身体,馒头吃得饱饱的,不消耗消耗就浪费了。”

    陈景年咧嘴一笑,脸上终是扯出点肉褶来了。

    “净胡说!”

    陈慧玲笑着揉了揉弟弟的耳朵,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爸妈合计后也同意你的说法,囡囡的事我会和她说,我最近认真看了看报纸,越想越害怕,斧子,你说姐姐不当老师了,那能干点什么呢?”

    “姐,您是学数学的,我听我们轧钢厂财会室的孙姐说,今年发布了会计人员职务条例和一系列会计科目的说明,这说明会计这块会越来越正规,越来越专业。

    您可以把这些文件找出来看看。而且咱妈就是会计,您从小就跟着咱妈翻弄她的那些账本,什么收付记账法和借贷记账法,您不比专业的会计差。

    您没事的多看看这方面的书,考个会计证,等您大学一毕业,凭着大学毕业证和这些知识,哪个单位不得抢着用您,所以,不比当老师差。”

    陈景年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情绪兴奋,愈发地能说。

    “弟,我听你的!”

    陈慧玲也跟着松了口气,好像一条大路已经铺在了脚下似的。

    “我要是个不争气的,您妥妥地就是个扶弟魔!”

    陈景年看着姐姐的样子,心里暗笑道。

    两人又小声地谈了一会,只见看门的大爷拿着锤子走出来,来到门房旁边的一颗柳树下,敲打着一截挂在树上的铁轨,一阵清脆的声音随之响起。

    学校放学了。

    一群又一群的小孩子从校园里跑出来,转瞬就扎进了胡同里。几个男孩子拖着书包,拽着打着补丁的上衣,边跑边喊,手里拿着在学校用废纸叠的刀枪剑戟,开始了生死搏杀。

    “姐、哥,你们都来了!”

    囡囡蹦蹦跶跶地出了校门,一眼就看见了哥哥和姐姐,欢呼道。

    “那是,您是谁啊,陈家小公主啊!”

    陈景年把囡囡抱到车子的大杠上,接着说道:“就是有点豁牙子!”

    “哼,烦人吧啦的!”

    囡囡本来听得是眉开眼笑的,结果一个转折,脸上的笑就凝固了。

    “走吧,别逗囡囡了,一点当哥的样都没有。”

    陈慧玲扶着弟弟的腰,坐在车子的后座上。

    姐弟三人一路说笑着,来到了珠市口。

    黄医生还是第一次见陈慧玲,他看着眼前的姐弟三人,愣了愣神,左右看了看陈景年,又看了看陈慧玲,然后才招呼三人进院。

    陈慧玲是第一次看囡囡做针灸治疗,当银针刺入妹妹的皮肤的时候,陈慧玲下意识地抓住了陈景年的手。

    “没事的,姐!”

    陈景年拍了拍姐姐的手,感到姐姐的手心里都是汗。

    陈慧玲点了点头,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最后干脆藏到了陈景年的身后。

    待囡囡治疗结束,她才坐直了身体。上前把妹妹抱下来,然后蹲下身体,帮囡囡整理着衣服。

    “姐,我坚强不!”

    囡囡环住姐姐的脖子,对着给她整理衣服的陈慧玲,大声说道。

    “囡囡真厉害,姐姐吓得都不敢看了。”

    陈慧玲摸了摸妹妹的头,她的手还有点潮乎乎的。

    陈慧玲站起身,对着黄医生鞠了一躬,说道:“谢谢黄医生,多亏了您,我妹妹的身体才能越来越好了。”

    “哈哈,这那说的!应该的,我就是干这个的嘛。”

    黄医生连忙摆了摆手,走到墙角的脸盆架旁边,洗了洗手。

    “您觉得我妹妹还用再治疗一段时间吗?”

    陈慧玲搂着妹妹,追问道。

    “这个嘛!”

    黄医生拄着下巴喘了口气,眼睛在姐弟三人的身上巡视了一圈。

    wap.

    /89/89873/19668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