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幽幽。

    赵武带着三百兵马,和准备投诚的斥候一起来到了小沛的南门城下。

    离城门还有百步之远,便听见有一些破空声传来,只见几枚箭矢横插在众人面前十几步的地方,以示警告。

    “来者何人?立即止步,速速报上名来!”

    “否则,百步之内必杀!”

    可以看出,虽然吕布已经带着大军离开了小沛,但是城内的防守依旧没有懈怠,毕竟此时吕布的家眷都在小沛城中,也由不得他不谨慎。

    “是我!”

    那投降的士卒装作慌乱的样子,连忙下马,开口道:“我乃张将军麾下先锋营伍长陈昂!”

    虽然听出来了自己兄弟的声音,但是守城之人依旧一丝不苟的核对完口令,直到正确无误后,他这才开口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慌张?!”

    陈昂指着身后赵武的三百兵马,开口道:“我在巡城之时,于城外五里处遇到温侯派来的小队兵马!”

    “将军行军路上遇到了埋伏,担心敌人也对小沛动手,特意派遣一军前来驻防!”

    陈昂挥舞着手中的令牌,朝着守城之人开口道:“此乃将军手令!事不宜迟,快速速开门!”

    城墙上的人向下窥探,就看到城门下漆黑一片,隐隐约约看到百十来个人的身影,见不清相貌,更遑论看清手令?

    不过陈昂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前些时候他们还一起喝过酒,再加上口令都正确。

    不远处的天际线上,还能依稀看到大部队的火把,所以这话倒是可信。

    更何况还有吕将军的手令,那就更什么可以怀疑的了。

    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开口道:“兄弟,你一个人过来,然后把手令放到篮子里,我验明真假后再打开城门!”

    陈昂本以为都已经成功了,刚放下心思,结果听到城墙上那人的话,脑门上也渗出了汗水,不由得回头看向了赵武。

    他哪有什么温侯手令,这话都是赵武教给他的。

    现在要上交手令,他从哪变出手令来?

    赵武也心道不妙,一边让陈昂去城墙上递交假手令,一边朝着身后众将挥了挥手,示意准备动手。

    既然智取不行,那就只能强攻了!

    就在陈昂磨磨蹭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的东城门一阵兵马的嘈杂声。

    小沛本就不大,这动静也迅速吸引了城墙上守军的注意。

    原来这是林哲担心骗城不行,所以特意又派遣三百兵马,绕过南门,来到东门挥舞火把,摇旗呐喊,为的就是给赵武这边打掩护。

    陈昂也是个心思伶俐的,不然也不会投诚了。

    见状,他连忙开口道:“兄弟,快打开城门,手令进城之后再给你看,眼下城内防守空虚,若是被敌人趁机拿下城池,将军怪罪下来,这罪名你我都担待不起!”

    “将军大部队就在身后,时间紧迫,快速速开门!”

    城墙上那人也慌了,他只是个门下督,也就是个城门令,专门负责驻守小沛南门。

    敌军突然来袭,按理说不该直接开门。但是陈昂说的没错,温侯就是怕城池丢了,这才派人前来支援,若是因为自己耽搁了时间导致城门丢失,他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不开,丢城之后,自己免不了一死!

    开,不一定会死。

    只是一瞬间,守城那人便做出了决定。

    然而刚打开城门那一刻,赵武等人便瞅准时机,迅速抢占了城门。

    守城的那些将士见赵武等人行动迅速,眼神凌厉,只当他们为了快速支援东城门,所以才如此作为。

    当赵武等人朝他们挥舞大刀时,众人这才醒悟过来。

    这才是敌军!

    不过此时已经晚了,占据了城门的赵武迅速扩大优势,带领三百兵马死死的守住城门,等待着林哲大军入城。

    小沛城内留守的人本就不多,为了能够拿下下邳,吕布几乎将能带的都带走了,城内几乎全部都是伤兵和家眷,满打满算,四个城门加起来,守军也堪堪只有两千之数。

    所以林哲的大军到时,一切也都尘埃落定,守军本就不是精锐,遇见刘备的嫡系部队,简直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任人屠杀。

    然而虽然场面占优,林哲的精神却并没有放松,他朝着赵武连忙下令道:“赵武!占据四门后,立刻派人前往城主府,拿下吕布家眷!”

    “切记,约束将士们,莫要伤人!”

    “唯!”

    看着城内厮杀的两军将士,林哲本打算亲自去指挥,拿下城主府。

    但是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他不由得为之作呕,他喉咙一紧,连忙找了个墙角呕吐了起来。

    哪怕他两世为人,定力足够,但是当真正面临战场之时,依旧没能克服生理上的恐惧。

    那遍地的断臂残肢,加上临死的将士们那一个个不甘、愤怒、绝望的眼神,林哲只要想起来这一幕,都不由得泛起恶心。

    此时的他都快把苦胆都给吐出来了。

    简雍此时也已经入了城,相比于林哲,他的情况就好很多。

    和刘备一起南征北战,他早就见惯了死亡。

    大军入城之时,他的任务是安定四门,有了将士们冲锋在前,只是两个时辰,四门就已经完全换了旗帜。

    当他前来找林哲汇报情况之时,却迟迟看不到林哲的身影。

    直到手下侍卫悄悄朝着墙角指了指,他这才看着捂着肚子在一旁呕吐的林哲,不由得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显允这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简雍一遍笑着,一边给林哲拍了拍背,顺便还递上了手中的水囊。

    “之前下令杀那几个斥候之时,显允面不改色心不跳,我还以为显允早已经见惯了生死,原来...”

    “显允也有如此一面啊!”

    “哈哈哈哈哈......”

    看着难受至极的林哲,简雍内心其实也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的林哲才更像一个少年,之前那运筹帷幄,谈古论今的模样,一度让简雍怀疑人生。

    他差点以为林哲根本不是人,甚至连人的感情都没有!

    眼下林哲知道恐惧,知道恶心,那就还行,至少他还在人的范畴里面...

    ...

    ...

    天色渐明。

    城内的战斗结束的很快,过了两个时辰,林哲麾下的兵马已经控制了整个小沛。

    林哲此时也已经缓和了下来,虽然昨夜的饭都已经全部吐完了,不过还好,毕竟...

    吐呀,吐呀就习惯了。

    随着各处的汇报,林哲的心也完全放了下来。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城主府那边却始终没能传来捷报。

    赵武这是在干什么?

    总不能出意外吧!

    正担忧间,林哲率领剩下的将士来到了吕布府门外,看着将其围堵的水泄不通的城主府,林哲皱眉问道:“怎么回事?为何现在还没拿下?”

    见林哲开口,赵武站了出来,一脸愧疚的说道:“军师恕罪,非是我等无能,只不过府内道路逼仄狭小,我们又不能放箭伤其性命,所以将士们只能三五人结队往前冲锋......”

    “再加上府内有一小将,手中一杆红槊甚是厉害,已经有几十个弟兄折在她的手上了...”

    “小将?”

    “是谁?!”

    wap.

    /133/133657/31296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