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安宁赋 > 第九十六章 试探
    洛清芷在高桢的营帐待了七日,在芷心药力的作用下,她的视力逐渐恢复,白昼时,已经可以正常看清,但是到了夜晚,还是有些模糊。

    芷心给她把脉,「至少白天的时候,你已经可以正常使用眼睛了,也算不错了,再吃几服药试试。」

    洛清芷点头,「不要让高桢知道我的眼睛已经可以看见了。」

    「明白的。」芷心点头。

    洛清芷说:「今日,我们再出去一趟。」

    「好。」

    洛清芷装乖的这几日,高桢已经渐渐的放松了对她的钳制,可两人刚刚走出营帐,便被人拦下。

    「郡主,您今日不能出门。」

    洛清芷反问:「为何?」

    守卫不肯说话。

    洛清芷说:「你让高桢来见我。」

    守卫有些为难,「郡主,少主他......」

    洛清芷看向芷心,后者摇头。

    「你跟他说,他如果不来见我,以后都别来了。」

    洛清芷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进了营帐。

    芷心跟在身后,「怎么办?」

    洛清芷说:「应该是出事了。」

    「最近有什么动向吗?」洛清芷问着。

    芷心摇头,「我不知道。」

    「郡主。」

    营帐外的喊叫声打断了两人的思路。

    「什么事?」

    「少主确实过不来,现在外面很乱,请郡主不要出去。」

    洛清芷让芷心打开账门。

    「那你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守卫低着头,完全不敢答话。

    「我想,我可以解答郡主的疑问。」

    洛清芷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似乎是在找寻声音的来源。

    「是欧阳洪。」芷心说着。

    欧阳洪走了过来,恭敬的行礼,「参见郡主。」

    「宁州一别,没想到,郡主还真的瞎了。」

    欧阳洪言语间的嘲讽让芷心气愤,「阿洛即便瞎了,你也是她的手下败将。」

    洛清芷摸着芷心的手臂,看向欧阳洪,「你说,可以解答我的疑惑,那么,大人请直说。」

    「太子殿下受伤了。」欧阳洪声音很轻,让洛清芷有种听不真的感觉,她问着:「什么?」

    欧阳洪认真的说着:「太子殿下今晨出门遇刺,现在还在抢救中。」

    洛清芷皱眉,看向芷心,「你去看看。」

    芷心点头,看着守卫,呵斥着:「还不带路!」

    洛清芷问着欧阳洪,「大人想讲的应该不止这些,现在已经没人了,你说吧。」

    欧阳洪笑笑,「既然郡主那么直接,我也就不绕弯子,趁着现在的机会,我可以送你回去。」

    「......」

    欧阳洪解释着:「你在这,殿下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打仗,我把身家性命都压在这里,可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的。」

    洛清芷思考了一会,有些动摇,她知道,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机会。

    「郡主是担心芷心姑娘吗?刚刚那个守卫,是我的人。」欧阳洪说着。

    洛清芷低着头思考,她在想,以如今高桢的地位,在武昌郡内还有谁可以越过那么多人刺杀他。

    「郡主,别犹豫了。」欧阳洪还在催促。

    「不用。」洛清芷坚定的说着,「如果我要离开,会堂堂正正的离开。」

    欧阳洪还想继续撺掇。

    「欧阳大人,你已经输了。」

    高桢从不远处

    走来,大声说着。

    洛清芷低头一笑,又有些失落的情绪。

    高桢大跨步走到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阿洛,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

    洛清芷挣脱着,转身回到了营帐。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洛清芷听着高桢吩咐的声音,又听着他开门的动静。

    「你在试探我。」

    高桢说着:「都是他们想的,我是一直很相信你的。」

    洛清芷笑笑,说:「我一定会离开的,他们的试探没有错。」

    高桢拉下脸,环抱着她,「阿洛,你别总是这样,把话讲的那么绝......」

    「我只是说实话。」洛清芷淡淡的说着。

    「那你今天怎么不走?」

    洛清芷回应,「我说了,我要走的时候,会堂堂正正的走。」

    高桢的手慢慢的抚上她的小腹,洛清芷抓住他的手。

    「阿洛,如果,我真的被人伤了,你会救我吗?」

    洛清芷没有回答。

    高桢再问:「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一直留在我身边。」

    洛清芷叹气,「我们本可以不用到如今的局面。」

    高桢抱的更紧了,「阿洛......」

    「少主!」

    门外传来叫唤声,洛清芷说着:「当了统帅就要有统帅的样子,去吧。」

    高桢放开了她,说:「你要出去是吗?」

    洛清芷点头,「是的,太闷了,出去转转。」

    高桢点头,「好,你等我,我陪你出去。」

    「......好。」

    高桢出了门,芷心随后进门。

    她一脸担忧,问:「刚刚他们把我困在旁边营帐了。」

    洛清芷点头,询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

    「那就好。待会,高桢要陪我出去,你就留在这里。」洛清芷说着。

    「他陪你去?」芷心疑惑,「那你怎么传递消息。」

    洛清芷安抚她,「没事,如今我能看见了,我自有办法。」

    「......行,那你多加小心。」

    一个时辰后,高桢带着一对人马,护在车架两侧,陪着洛清芷出门。

    「想去那里?」高桢问着。

    洛清芷拉开车帘,「那里都好。」

    「......」

    高桢盯着洛清芷的眼睛,挥挥手试探。

    洛清芷没有任何反应,看着高桢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

    「芷心阿姊不是说可以治好你的眼睛吗,那么多天了,怎么还没好转。」高桢有些懊恼。

    「哪有那么容易。」洛清芷淡淡的回应。

    高桢先是叹气,而后又笑了笑,「这样也好,至少,你也不能离开我。」

    「什么人!」

    车架外传来惊讶的声音,高桢立马将洛清芷护在身后。

    「怎么了?」高桢大声问。

    「少主,有刺客。」

    听到这样的答案,洛清芷皱眉,心想,「不会又来考验吧?」

    可下一秒,她感受到利箭袭来,本能的躲闪。

    高桢一脸震惊,「阿洛,你能看到了?」

    「本能而已。」洛清芷稳定情绪,平静的解释。

    车架外响起武器碰击和惨叫的声音,约莫一刻钟,没有了响动。

    洛清芷说:「出去,在车里就是等死。」

    高桢扶着洛清芷走出马车,车架已经被

    团团围住,带出来的守卫被全歼,可她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对面有多少人?」

    「大约几十人,蒙着面。」高桢说着。

    虽然洛清芷不太相信,高桢会接连两次前来试探,可她还是问,「你老实说,是你安排的吗?」

    「我绝不会拿你的性命开玩笑的。」高桢坚定的说着。

    「行。」洛清芷说:「你今日带出来的人是那里的?」

    「是江州守备军。」

    洛清芷皱眉,高桢立马问:「有不妥?」

    「你对欧阳洪了解多少?」洛清芷问着。

    「他是欧阳家的私生子,跟欧阳询一母同胞。」

    虽然猜到两个人同出一脉,可是洛清芷没想到,两人同出一母。

    洛清芷说:「他们不会伤害你,你找机会离开。」

    高桢完全不解,追问:「什么意思?」

    「你没看出来,对面的人是宁州暗卫吗?」洛清芷说着。

    高桢辨认了一下,看着洛清芷,肯定的说:「阿洛,你能看到了。」

    洛清芷叹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看着高桢,盯着他,认真的说:「你,相信我吗?」

    高桢毫不犹豫的点头。

    洛清芷拔出高桢腰间的佩剑,挟持着高桢。

    躲藏在人群后的欧阳询也终于露面。

    「郡主殿下,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洛清芷笑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欧阳询命令暗卫放下武器,「看,郡主,都放下了,您也放下太子殿下吧。」

    「太子殿下?」洛清芷大笑几声,「你们不过把他当作傀儡,怎么会在乎他的死活。」

    欧阳询行礼,「郡主可别这样说,我们都是衷心耿耿。」

    洛清芷耻笑,「大人心里怎么想的,你我都心知肚明,我呢,只想活命,你放我走,我自然不会伤害他。」

    欧阳询背着手,「我在营帐里瞧得仔细,你们呀,有情。」

    「你,不会伤害他的。」

    洛清芷冷笑,「是吗?逢场作戏而已,怎么,大人以为,我洛清芷是甘心被困在闺阁里的人?」

    担忧欧阳询不相信,洛清芷将剑锋靠近高桢***的脖颈。

    「行,行,行。」欧阳询败下阵来。

    洛清芷说:「放我走吗?」

    欧阳询说:「自然,太子殿下可是我要辅佐的正主,我不能让他有事。」

    洛清芷说:「你和你的人,都退后。」

    欧阳询下令让暗卫退后。

    洛清芷放下了剑,高桢却反向握着她的手,「你要去那里?」

    「你看到了,他们不会让我留在你身边的。」洛清芷说着。

    高桢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双眼猩红,「不让,那就杀了他们好了。」

    他举起原本属于洛清芷的白玉珏,轻声说:「杀了欧阳询。」

    欧阳询慌张的举起自己的玉佩,可是,暗卫明显更加听令于高桢。

    洛清芷想开口,却被高桢封住穴道,她眼睁睁的见着欧阳询被乱刀砍杀在原地。

    高桢突然上手捂住她的眼睛,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谁也不能把你我分开。」

    /89/89756/20961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