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苍守夜人 > 第391章 诗圣诗家又何如
    李归涵凑了过来,一眼看过去,下面的街道上已经是车水马龙,实实在在比大苍京城更热闹,几辆马车驰过,马车上坐的人看不见,但马车旁边跟着马车跑的人,个个脸色惨白,一股子落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谁?”

    “不知道,想必是昔日这座城中,跺跺脚地动山摇的大人物,昨日一场惊变,四百大人物的命运地覆天翻,从此不再锦衣玉食,不再立于云端之上,而只能成为一条条丧家之犬,仓惶离京,虽然我不是佛门中人,但我也觉得可以念声阿弥陀佛……”

    李归涵翻翻白眼:“我读懂了你的怜悯,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怜悯,甚至可以解读成……小人得志!”

    哈哈哈哈……

    林苏大笑。

    李归涵也笑了,笑过之后问一声,我忘了问你一声,你昨晚跟那位,在金岩寺一会,谈了些什么?

    针对这個话题,林苏有点惊讶,我跟别人谈点什么,你还有不知道的?

    李归涵再次横他,你以为我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探测你啊?你跟那个人一块,我敢探测吗?他可是皇!

    明白,这就叫有所探有所不探。

    林苏与皇帝陛下相会,她不探,不是不想探,是不敢,皇帝有皇印,皇印的威力,比玉蝉还大,一个搞不好,玉蝉就废了。

    林苏告诉她,皇帝陛下看我很顺眼,想留我在南阳当官,知道他开出了什么条件吗?……大苍皇帝陛下真该来听听啊,他说,二品大员三百一十七岗位,由我挑选!

    李归涵脸上风云变幻,那你……你怎么说?

    站在她的角度,她真的觉得这是一条不错的路,大苍官场他根本混不下去,她曾告诉过他,如果混不下去了,退下来,到海宁去,海宁那方山水容得下你。

    而现在呢?如果他来南阳古国为官,林家人全都可以带过来,他就真正摆脱了大苍官场上的那些烂事。

    林苏回答了三个字:我拒了!

    拒了!

    意料之外的事,但也似乎在意料之中!

    李归涵轻轻叹口气:为何?

    因为……我的根毕竟是在大苍!

    林苏没有给她解释太多的东西,只用一个很虚幻的回答来回答:根。

    何为根?

    生于斯长于斯叫根,心有牵挂叫根……

    李归涵久久沉默,终于轻轻吐出口气:“你跟大苍皇帝之间的矛盾,有无缓解的可能?”

    “我想……很难!”

    “那你会不会借鉴南阳古国的这次成功经验,也给大苍换一个皇帝?”

    林苏猛地弹起:“小妞儿,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真别乱说,我这个八斤半的脑袋,还想留着过几个年……”

    “你是想留着过几个年,可我瞅着他们不想你留着过年,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怎么办?”

    林苏轻轻抓头:“很难办!大苍跟南阳古国不同,大苍那个皇帝可没有皇印流落在外……”

    李归涵瞅着他,轻轻叹口气:“我有几分欣慰,但我也有几分头疼你知道吗?”

    什么?

    李归涵解释了,从你这番话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你是真的想谋反啊,没谋成只因为你没找着机会,可不是不想谋……

    林苏眼睛鼓了起来……

    李归涵补了一句,我感觉欣慰的地方是,这么犯忌的事儿你都敢告诉我,我觉得你真的开始信任我了。

    林苏一巴掌按在自己的额头:“我走!”

    转身下楼。

    “去哪?”

    “从现在起,我去哪里都不带你,莪觉得你随时都有可能成内奸。”

    “这句话我听懂了,要当内奸,首先我得是自己人不是吗?嗯,你终于把我当自己人了,本道子有几分感动了,陪你一回又如何?”

    兴冲冲地陪他上路。

    两人下了楼,刚刚走到街道上,又是一队马车过来了,前面一个身着文士服的文人目光朝林苏脸上一落,微微一惊,林苏和李归涵也是同时一惊,这个人,赫然是河间王府的那个大儒,前日与他们刚刚在镇北王府见过。

    这队车队,是河间王府的?嗯,现在没河间王府了,他们全都成庶民了。

    一辆马车从他们旁边经过的时候,突然停下了。

    马车里面的轿帘轻轻一掀,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正是昔日的河间王世子。

    那一日,河间王世子脸色有些白,但那只是酒色掏空的,而今日,他脸上的白,更添了七分落魄。

    但世子派头依旧很大,冷冷地盯着林苏:“居然是你?”

    林苏微笑回应:“世子别来无恙?”

    一句最寻常的话,让世子脸上黑线横流,短短两天,何止有恙?河间王府直接被除名,抄家夺爵,逐出京城,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族子弟,变成了一个江湖落魄人。

    这落差之大,足以让他疯狂。

    世子沉声道:“一个异国之人,搅弄本国风云,简直胆大包天,阁下就不怕出不了南阳国?”

    林苏皱眉:“一个异国之人,搅弄南阳风云,将几座威名赫赫的王府弄成丧家之犬,真的只是胆大包天吗?为什么我觉得这叫‘神通广大佩服佩服’呢?”

    世子在回乡途中,再遭暴击。

    而他老爹,昔日的河间王,坐在后面一辆马车上,哇地一声,直接吐血。

    李归涵抚额,什么人啊,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踩上一脚……

    一路行去,南阳京城风貌他们终于见识到了。

    怎么说呢?

    大国风范啊,街道比大苍京城至少宽一倍,两边的高楼平均高三层,人流量多了十倍,商品丰富程度更是大苍望尘莫及。

    前面靠近文庙处,一座高楼拔地而起,如同巨塔,塔身三个大字,华光映照半座京城,这三个字是“诗圣阁”。

    诗圣阁下,无数文人齐聚,欣赏着阁下的方砖,方砖之上全是诗!

    诗圣阁上,每一块砖上都是诗。

    一层的诗,白光耀眼。

    二层的诗,银光闪耀。

    三层的诗,金光夺目。

    四层的诗,五彩之光。

    五层的诗,七彩之光。

    最顶上的塔尖,青光弥漫。

    虽然只有五层,但这五层楼每一层都高达十丈开外,最顶上的塔尖,几乎与南阳皇室最高的宝平殿顶持平。

    诗圣阁,是诗圣圣家在京城的招牌。

    扬的是诗家底蕴,定的是文道规则。

    阁高五层,纳尽天下诗词。

    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写诗,一般草诗,可以写在地板上,白光诗,可以写在一楼的砖上,银光诗,可以写在二楼的砖上……

    千年过去了,这座诗圣阁上留下的诗篇,何止千万?

    如果是一般的阁,不管有多少砖,都该刻满,但文道伟力改变了这固有的规则,随着诗的增加,诗圣阁只会不断地加高,每高一丈,可刻诗百万首,他们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诗道无涯。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诗圣阁也自然成为文道圣地,且不说诗圣阁代表着诗圣圣家的门面,它还实实在在拥有数以千万计的诗篇,天下文人,莫不以诗圣阁留诗为荣,而一般文人,也会前来欣赏,学习。

    所以,偌大的广场之上,人流无数,随着朗朗吟诗声,空气中似乎也有一种奇异的香气,让人神清目明,这是书香之气。

    天下本无书,诗多了,也就成了书。

    林苏和李归涵从远方而来,踏上这个巨大的广场,也融入了诗词的海洋,脚下全是诗,抬起头来,也是诗……

    李归涵虽然天不怕地不怕,连皇帝老儿的御书房都用玉蝉探来探去的视若寻常,但到了这里,还是有些紧张。

    她再次告诫林苏,你可以在这里题诗,但千万别跟他们起冲突,这是诗圣圣家的脸面,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

    林苏大步而去,来到阁门前,双手一拱:“请问,诗圣圣家大长老李长庚是否在阁上?”

    前面的两名文士脸色微微一沉:“阁下何人?”一般人可不敢直呼李长庚之名讳。

    林苏道:“大苍林苏。”

    左侧一名文士冷冷道:“大苍之人,就如此不识礼数?贸然求见,居然也敢直呼长老名讳?”

    “阁下就只说他在与不在即可!”

    右侧那个文士沉声道:“大长老自然在,但你却不配求见!滚!”

    这个滚字一出,李归涵心头猛地一跳,你敢激怒他?你都不知道他有多横,这一激,怕是得坏菜……

    林苏目光移向她,轻轻叹口气:“我也很想遵照你的指示,但有的人就是贱,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也很无奈啊。”

    “别胡来……”李归涵叫道。

    林苏霍然抬头,目光射向诗圣阁顶,一声大喝:“诗圣圣家大长老李长庚听着,本人大苍林苏!阁下昨日对我实施暗算,本人明人不作暗事,正大光明前来挑战于你,出来!”

    这声大喝,以无上文山为基,绝顶文心演绎文道伟力,声波覆盖整座京城,甚至还包括京城之外,金岩寺的钟声都嗡嗡作响……

    诗圣阁下,所有人同时抬头,全都大惊!

    京城之内,街道上的行人全都止步,个个脸色大变!

    皇城之中,坐在金殿之上正在翻阅奏折的陛下霍然抬头,眼有异光!

    一头青驴此刻正缓缓驰入京城,青驴背上,一个妙龄女尼也猛地抬头!

    镇北王府,鸿叶正在手抄《葬花吟》,手突然一颤,一滴墨汁滴在纸上……

    诗圣阁顶,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正手捧一卷古书,突然听到这声大喝,他的脸色陡然一沉,他四周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

    空气之凝固只在片刻之间,下一个瞬间,白发老人李长庚慢慢站起,这一站起,他原本并不高大的身影如同立地擎天一般,高空俯视下方的林苏。

    林苏目光抬起,也盯着他,两道目光穿越百丈空间,空中交汇,激起一股无形的火星……

    “小小竖子,也谈挑战?”八个字,穿空而下,轻描淡写间,却是尽显世间高人风范。

    “敢接否?”林苏只回答三个字,却是霸气侧露。

    “如何挑战?”

    “挑战你,自然是诗词,我出题,你写诗一首,然后你出题,我写诗一首,写诗时间限定为一柱香。谁的诗胜上一筹,谁就胜,谁的诗败,自碎文心,退出文坛!”

    众人大哗。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从大苍而来,挑战诗圣圣家大长老,本身就是一个轰动天下的奇闻,更大的震撼就是,他们的赌约,一旦失败,自碎文心,退出文坛……

    对于文人而言,这几乎等于赌脑袋。

    李归涵都急得跳脚了,她昨晚也好,今日也罢,跟他说了无数次,千万别跟李长庚闹僵,他也答应了,但现在呢?文心文坛都赌上了……

    你个混账王八蛋,又来输干赢尽……

    你到底知不知道面前的人是什么人?

    诗圣圣家大长老,岂是一般人?你凭什么觉得你一定能赢他?

    李长庚脸色阴沉欲滴:“无知无识之徒,就该退出文坛!……赌了!”

    “天道为誓!”林苏手指天空。

    李长庚也是手一指天空:“天道为誓!”

    轰地一声,云层中传来一声大震,代表着天道誓言成立。

    天道誓言,比文道誓言更高一级,文道誓言,尚有文道免责令可解,这种令,李归涵身上就带着,李长庚自然也会有,但天道誓言,无物可解。

    李归涵目光严肃无比,一缕声音传入林苏的耳中:“他不是不了解你的人,他敢于应下,一定准备了一个刁钻无比的题目,所以你给他出的题目,一定要刁钻,先将他的诗词档次拉下来,才有几分胜算!”

    这建议自然是正确的,你出个刁钻的题目,对方就写不了好诗。

    空中声音传来:“林苏,出题吧!”

    林苏头抬起,吐出一段话:“字面不作任何限制,唯一的要求,体现光明磊落!”

    全城之人都听在耳中,个个惊疑不定,这就是他出的题目?

    只需要体现光明磊落,不作任何限制?

    这题目不难,甚至可以说是任何人都能写,即便本身不是光明磊落的人,何人不标榜自己光明磊落?

    这样的诗,身为诗圣圣家大长老,绝对写过,或者说,肚子里有了无限的素材。

    李归涵一听到这题目,差点一头扑倒,刚刚提醒你出一个刁钻的题目,转眼间你就出了道送分题,你出这个题目,最多也就是借此机会讥讽他一回……

    大长老心头也是暗喜,他是绝对没想到,林苏给他出的题目居然会是这么容易的送分题,看来,今日自己的目标要达成了!

    他是诗圣圣家大长老,跟林苏目前的地位天差地别,林苏找上来向他挑战,他其实可以不用接的——一句“你还不配”就可以将林苏打发得远远的。

    但他接了,为何?

    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此次来京的终极使命!

    家主给他下了严令,必须将林苏废掉,昨日他出手,就是基于这个目的,可惜先皇出山,他的目标没有达成,使命原本失败,今日林苏送上门来给了他一个转机,主动提出了一个严重至极的赌注:比诗,输的人自碎文心,退出文坛。

    这个赌注一出,李长庚心痒难耐了。

    新

    /132/132980/31315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