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远想起这次来见归海一刀的目的,提醒道。

    “对了,你们最好早点离开这里。”

    归海一刀不解的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远一脸郑重的说道。

    “迟了…你们就走不掉了!”

    归海一刀顿时心中一紧,接着问道。

    “东厂派人来了?”

    叶远摇摇头,道。

    “不太清楚,也许有人来了吧。”

    听到这里,归海一刀这就放心了,只要东厂没来太多人,他们三大密探就不怕。

    叶远见状,心里就不太开心了,问道。

    “怎么?西厂就这么不被你看在眼里。”

    归海一刀“轻蔑”的打量了叶远一番,才说道。

    “西厂才刚刚成立,有几个超一流高手,又有几个一流?”

    叶远被问的哑口无言。

    没办法,如今的西厂,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叶远一个超一流高手,至于一流高手,抱歉,一个都没有。

    没办法,西厂众人一个月之前才得到秘籍,而且,这一个月,大多时间还是在赶路,所有根本没人晋升一流。

    不过,西厂中的这些考生可不弱。

    他们虽然内力方面差了点,可毕竟经历过初始世界的历练,大部分人的实战经验都不差,再加上天赋的加持,越级挑战也不算什么难事。

    所以,此时的西厂实力绝对不弱!

    只是吧,这话就算说出来也没有说服力。

    不过,叶远还是坚持道。

    “别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宝藏的事情皇上也是知道的,你要是不早点走,就走不了了。”

    说完,叶远就不想在这里多待了,推开窗户人就不见了。

    归海一刀看着窗口渐渐消散的残影,心中就是一惊,轻声呢喃道。

    “他也进步了,实力最少都是超一流。”

    只是,想起刚才的提醒,归海一刀思索道。

    “皇上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不是他自己说的皇上没实权…”

    归海一刀突然反应过来,惊讶的大喊道。

    “不对,以前是没有,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兵符…”

    归海一刀脸色凝重,虽然他们三人武功高强,可是面对成千上万,甚至是一上十万训练有素的军卒,他们也是有心无力的。

    而且,一旦在军队面前暴露了身份,就不仅是他们三人要死的事情了,就连铁胆神侯也会有大麻烦。

    想到这,归海一刀立刻就坐不住了,当即就想通知其他两大密探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刚走到门口,他就又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理由呢?要用什么理由说服他们放弃任务。

    不提归海一刀在苦恼怎么劝说两大密探离去,叶远这边,则继续苦练金钟罩。

    他一边运用金钟罩防御无数沙粒的袭击,打磨功力;一边吸收从江别鹤那里炼化而来的内力。

    其实,他已经吸收一天时间了,炼化江别鹤这个一流高手得来的内力,已经快被他用光了。

    随着最后一丝内力被吸收,他体表浮现出四层金钟虚影。

    “当…当…当…当。”

    这标志着金钟罩修炼到第四关,肉体防御力大增,体外还有四层金钟防护,一般的一流高手都打不破了。

    叶远不由大喜,心中呢喃道。

    “呼,以后就更安全了。”

    毕竟,大庭广众之下,领域最好还是不开的为好。

    毕竟,他可不想跟铁胆神侯一样,将八大门派一百零八位高手的内力吸干。

    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没有信心瞒下这样的大事。

    要是因此成为天下公敌,可不是叶远所愿。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叶远依旧在磨练金钟罩,只是,晚上收功之后,他心里就盘算开了。

    现在,防御有金钟罩,攻击有葵花针法,缺少的就是一门轻功。

    就他这种天赋,梯云纵就不要想了,甚至江湖上那些大名鼎鼎的绝世轻功,比如凌波微步啊,都不要妄想。

    说到妄想,叶远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下意识看向领域的介绍,目光死死地盯着介绍最后的四个大字…修炼经验。

    他好像突然之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眼前豁然开朗。

    领域好像可以直接将武者的修炼经验炼化出来,而他只要任何这些经验,根本就不用自己苦修啊。

    就算他真想苦修,也没那个天赋。

    总之,他好像找到了解决之道。

    同时,叶远心中更是生出一股迫不及待的感觉,他想立即去客栈抽几个“幸运儿”,试试自己的想法能不能成立。

    只是,理智很快就压下了这股冲动。

    明天就是黑沙暴来临的日子了,今晚的客栈,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的很紧,万一失手,后果…

    总之,绝不能节外生枝。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又是一夜过去。

    没有素慧容的出现,自然也就没引来赵怀安与凌雁秋。

    所以,此时的地道中只有风里刀,顾少棠等人,以及隐藏在更外面的西厂众人。

    叶远想起黑沙暴的威力,他虽然不惧,但也没有进去转圈圈的想法。

    毕竟,晕头转向的滋味他可享受不来。

    “督主,您终于回来了!”

    叶远点点头,没有回应一脸惊喜的汪志。

    汪志的心思他很清楚,不就是怕他无法兑现给他的千户承诺吗?

    与此同时,无聊至极的江玉燕也发现了叶远,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抱着叶远的胳膊,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

    “公子,你终于回来啦。”

    对于自己的贴身丫鬟,叶远还是给一点点面子的,回应道。

    “嗯,黑沙暴来了。”

    叶远身后的汪志听到这话后,脸色一僵,倍感失落。

    只是,想到小燕子贴身丫鬟以及女性的身份,他恍然大悟,脸上瞬间就恢复了笑容,显得特别的自然,就好像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没让任何人发现异常。

    一个时辰之后,外界的呼啸声越来越大。

    黑沙暴真的来了!

    黑沙暴一来,龙门客栈就左摇右晃、摇摇欲坠,变成了一座危楼,这让所有一流一下的探宝者慌乱不已。

    同时,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不少人潜力爆发,其中就有人突然发现,不仅客栈里的老板与伙计不见了,甚至还有一批客人也不见了踪影。

    而且,他们还都没看到有人出去过。

    这下,不少人都看出来了,客栈地下绝对有猫腻。

    然后,客栈里的一百多人立刻爆发出洪荒之力,仅仅只花了十分钟时间就找到了地道入口。

    争抢,冲突,厮杀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不过,一流及以上的高手倒是很轻松的进入了其中地道。

    “轰…”

    龙门客栈的木制结构大都飞了,是真的飞了起来。

    这下没人再敢逗留,只得带着伤势往地道中钻,好在他们刚才还有理智没有下死手,倒是没人被杀。

    就在地道门关上的那一刻,整座客栈都彻底飞上了天空,地道口也被风沙掩埋,不见踪影。

    原本的龙门客栈彻底被沙漠吞噬,掩埋在无尽的沙丘之下。

    太阳已被无尽的风沙掩盖,整座沙漠都暗了下来,漆黑漆黑的,没有一丝光亮。

    黑沙暴笼罩的沙漠中,几百根粗大的“树干”耸立在半空中,巍然不动。

    在黑沙暴波及不到的地方,人声鼎沸,战马嘶鸣。

    本地居民,旅人,商人,军人都站在屋檐下,惊叹的欣赏着这一幕。

    /130/130170/31299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