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之灰巫师安东 > 031 最糟糕的意外
    背着装满资料的背包,提着飞天扫帚,安东带着全身家当来到了楼下。

    他已经习惯走到哪里都把最重要的物品随身携带的习惯了。

    况且这位妖精佩德罗,肉眼可见的厌恶人类,虽然安东不知道为什么,但佩德罗偶尔不经意间还是会流露出对自己的厌恶表情。

    再加上惹人厌的老巫师。

    安东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妖精赶出去。

    他一到楼下,就听到老巫师在嘲笑佩德罗。

    “嘎嘎嘎,愚蠢的老师啊,你那里肯定有‘巫师眼睛’魔药的,快拿出来吧,让安东来完成,你那种屠夫式的治疗手法简直蠢透了。”

    “闭嘴!”佩德罗怒气冲冲,抓着他那把龙肋骨魔纹长刀,恨恨的挥舞着。

    “嘎嘎嘎,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当年我是那么小心翼翼的观察你的习惯,我太了解你了,你看了一眼你的手腕,那上面是‘妖精宝藏’魔纹吧,嘎嘎嘎,我可是知道里面是一座森林,你把魔药放里面了?”

    “闭嘴闭嘴!”佩德罗哀嚎着。

    “你再叽叽喳喳地干扰我,手术失败你负责吗?”

    “嘎嘎嘎,那可真不错。”老巫师飘来飘去,甚至还扯着自己的头发,把脑袋当连枷一般挥舞着,仿佛特别的开心,“哈哈哈,愚蠢的老师手术失败,就会被‘牢不可破的誓言’魔咒杀死了。”

    这热闹的场面,看得安娜双目瞪圆。

    安东乐呵呵的看着乐子。

    当时老巫师就是在自己耳边这样嗡嗡嗡的,有时候他真的挺佩服自己的毅力的。

    但他还是耳尖的听到了一个词——妖精宝藏魔纹。

    魔纹?

    这显然是个新的词汇,可惜人类和妖精的魔法不能互学。

    他比较关注的是妖精宝藏是一座森林?也就是说二楼的那个森林,其实是在妖精佩德罗的手上?

    巫师世界的奇妙总是那么吸引人。

    找准两人对话的情绪节点,在某个话语语境情绪到达一个微妙的程度,安东快速的切入,“老师,我来了,我们快准备这场手术吧,你不是对狼人也很好奇吗?”

    老巫师这才停止了干扰,妖精佩德罗松了口气,看了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计算了一下时间,连忙跑去布置手术需要的准备。

    下午一点。

    一个精妙的仪器在宽敞的大厅喷出紫粉色的凝胶状物质,这些物质组成了一个满是触手的笼子。

    下午两点。

    卢平穿着宽松的病服走入笼子中,他的面色有些苍白,但显然精神很好,看见安东,还温柔的笑了笑。

    下午三点。

    又一台巨大的仪器被妖精装好,无数扭曲的光线在大厅中游动。

    老巫师在耳边小声的介绍着,“这是魔力感官放大器,你可以把它当做一个另类的放大镜。在这光线里面,你将会看到狼人变成十米高的巨人,到时候不要被吓到了,我可不希望愚蠢的老师看我徒弟的笑话。”

    安东点了点头,好奇地观察着。

    下午四点半。

    距离月亮升起只剩一个小时。

    是的,如今已经入秋,夜晚会比往常更早的降临。

    佩德罗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上延伸出五条造型诡异的手臂,其中一只手抓着类似望远镜的东西放到妖精的左眼前。

    他正仔细地琢磨着。

    下午五点。

    所有人都紧张了。

    就在这时,海岛小屋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吓了大家一跳,妖精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安娜说,“不管是谁,让他们明天再来。”

    安娜点了点头,安东警惕地跟在她的身后。

    这时候一定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如果这个小女孩处理不了,他也要尽力想办法给佩德罗营造一个适合手术的环境。

    打开插销,门上的闪烁着一道诡异的魔纹图案,又瞬间消失,安娜这才把门打开。

    嘎吱~

    一个中年巫师。

    身材魁梧,看起来挺高的,一头好似用麻瓜汽油洗过的油腻腻的泡面头,高挺的鹰钩鼻,毫无生气的双眼。

    竟然是斯内普!

    “偶像!”安东惊喜地叫道,挪动脚步,将安娜旁的房门缝隙堵住了。

    特么,大厅里面可是卢平啊。

    卢平,斯内普恨得牙痒痒的人,当年横刀夺爱、校园霸凌甚至差点把斯内普弄死或变成狼人的四人组的成员。

    虽然安东知道卢平是个好人,但鬼知道当年卢平是帮凶还是无奈的劝说者。

    完了,完了,芭比q了。

    这简直是最不希望遇到的意外!

    而这时,天边已经渐渐昏黄,在海平线上,月亮已经显出淡淡的光影。

    斯内普身后飘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一条巨大的蝰蛇看起来奄奄一息。

    “蛇!”

    安娜的惊叫声带着恐惧,那种仿佛要把全身力气都吼出来的声音,差点没把身旁的安东吓死。

    他错愕的转头过来,却见安娜挺直了身躯,双眼紧闭,倒了下来。

    竟然就这样被吓昏了过去!

    安东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她。

    咚咚咚。

    佩德罗背着巨大的金属箱子快步走来,一把拉开房门,看了眼安娜,冷冷地盯着斯内普。

    “哈,大名鼎鼎的斯内普,找我做什么?”

    斯内普示意了一下身后的铁笼子,还没说话,佩德罗很不耐烦的挥手,仿佛在驱赶苍蝇一般。

    “见鬼!”

    “虽然是我发明了血魔咒,但也不要每个中了血魔咒变成血咒兽人的都来找我吧?”

    安东敏锐地发现,佩德罗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安娜。

    “???”

    难道?

    安东看着怀里的安娜,这个小女孩眉头紧皱,双手紧紧的抓住衣服,仿佛在畏惧某种可怕的事物。与平时‘优雅贵妇’青春版的状态不同,此刻娇弱得好似一朵随时会被暴雨摧毁的小花。

    血魔咒?

    妖精佩德罗发明的?

    斯内普摇头,“很抱歉打扰您,佩德罗大师,我希望您能帮忙看看这条蛇的身躯里,是否寄居着另外一个灵魂,在这方面您是专家。”

    “没空!”佩德罗粗暴地摔上了门。

    魔咒光芒亮起,房门再次打开。

    斯内普漠然的双眼盯着佩德罗,“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您只需要用您的‘妖精眼睛’魔法看上一眼,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会在后续给您寄信上道歉,并附赠上次您咨询的魔药问题。”

    佩德罗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一道道圆圈的波纹出现在他脑袋前面,他的眼睛仿佛变得极为巨大。

    盯着这条蛇看了许久,最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希望里面有什么,但显然,只有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的灵魂已经彻底变形成蛇,想要重新变成人类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斯内普显然是松了口气,身后的铁笼子重重地掉落在门前地上,“这条蛇送您了,作为失礼的赔偿。”

    他转身就走。

    突然,他疑惑地又回头看了一眼。

    视线穿过几个人的缝隙,望向大厅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卢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