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河图洛仙江陵 > 2章 荒山胡庄
    在树根上躺了约莫小半时辰,迷迷糊糊间,江陵发现自己已半个身体浸在了水里,这才爬起身来,顺着河岸往山野走去。

    这个时代没有高楼大厦,入眼之处皆是青翠盎然,稍远处,更是雾天相接,仿佛水墨铺开,一切都浸在朦胧里。

    经过这小半时辰的歇息,这孱弱的躯体也总算是恢复了些许力气。

    再度站起时,忽觉腹中饥如刀绞。

    才走了几步,双足便觉虚浮,貌似这躯体已是两日未曾进食了。

    想着之前在石头上随手一画,便成真了一瓶【云南白药】,此时既然腹中饥饿,身上也是冰冷湿凉,何不画只烧鸡、一套衣裳。

    故技重施在石上作画,

    这一次,却是等了好半晌,也未见其物凝真。

    “之前明明能成,为何现在就不行了?”

    他抹去衣服,只留烧鸡,但那石上画作,又过盏茶时,仍是未变。

    他又抹掉烧鸡,又画了一瓶【云南白药】,也仍未生效。

    由此可见这奇异能力,并不是次次都能奏效,或许只能每天一次?或者偶尔那么一次?

    前方空谷幽幽,隐约回荡着远处的锣鼓和鞭炮声。

    从声音判断,这里离村庄,应是不算太远。

    “该走了,再不走被人发现了,怕是就得被抓回去了。”

    即便双足虚浮无力,他也强撑着寻一木棍为杖,跌撞往东而去。

    村子在西,往东而去,总归没错。

    路上,他给自己灌了三次水,每当清水入腹,那饥饿之感这才稍适。

    也随着前行,这具躯体的某些记忆也渐渐于脑海清晰起来。

    于乱山丛野一顿乱钻,终于走上了一条青石板路。记忆中,只要顺着此路往东六十里,便可到郭北县。

    这躯体的主人在幼时,曾随父母赶集去过一次。

    “郭北县地方不小,只要去了那,应就无碍了。”

    行约五里,天忽降雨,淅淅沥沥,霏霏靡靡。

    冒雨前行,因无鞋可穿,数次滑倒,狼狈至极。

    又过五里,雨虽仍下,可天上也冒出了太阳,晴雨交加,忒也怪异。

    前方不远忽然隐约传来敲锣打鼓声,极是热闹。

    听到这声,江陵却惊悸顿生,生怕是绕山路又绕回村庄了。

    立刻驻足远眺,见树荫错漏间,偶有红裳晃动,且这锣鼓欢庆,不是祭祀之音。

    心中这才稍定。

    ‘这敲锣打鼓,好生热闹,莫是有人办寿?’

    向前复行二百步,果见一队伍身着红衣,于林中走来,吹吹打打。

    江陵先是远看,确认那些人都是陌生面孔,这才走上前去,与之招呼。

    队伍里的人,纷纷侧目看他,却不言语,只是一脸微笑。

    有一矮胖老者位于队伍末尾,弓着身体,略有驼背,抬头看他一眼,哑声问道:“小相公这是要往哪去?”

    江陵回道:“欲往郭北县去,不知这路该是没走错罢?”

    “路倒是没走错,只是此去郭北,路途尚远哩!”老者淡笑道。

    江陵赔笑两声,没走错就好,远不远的倒是无妨。

    看前方有八人抬轿,但轿子却是空的,江陵就问了声:“老先生这是去迎亲?”

    老者边走边道:“新娘子已迎了,正去新郎官家呢。”

    已迎了?

    江陵再往轿子看去,方才明明隔着红纱隐见空荡。可这会再看,只见里面已坐妙曼绰影。

    眼花了?

    走了几步,老者又道:“这边山野人稀,相逢不如偶遇,小相公既然碰上了,不知可否赏脸一起去喝杯喜酒?”

    喝喜酒?

    路上的偶遇偶请,通常不过是客气话罢。

    江陵刚想拒绝,怎奈腹不争气,一想到食物,胃里翻腾如刀绞,先前饮下的水也再难压抑。

    老者又道:“新郎为胡员外家公子,就在前边不远,胡员外好客远近皆知,小相公若去,胡家定然欢喜。”

    这话说的,还真让人难以拒绝。

    江陵讪讪一笑,半推半就。

    待须臾,果见前方野岭有一庄院,修的颇具气势。

    迎亲队伍一到近前,锣鼓唢呐更甚之前,更有红花抛洒遍地。

    待得队伍进了院门,只见外边雕梁画栋,里面又是别有洞天。

    那亭台水榭如梦似幻,正厅大院富丽堂皇。

    队伍进入,便自落座。庭院里,桌席满布,少说得有二三十桌。

    作为偶请之客,江陵也懂得分寸,就在最外边的一张桌子落座,与几个刚刚敲锣打鼓的年轻人共桌。

    心情忐忑着,只想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就走。

    却忽见这桌上竟然摆着金杯玉盏,

    盘中珍馐琳琅,好不华贵。

    不由心说这胡员外家好大的气派。

    桌上食物虽多,但其他人还没动手,他也不好意思先动。

    想着与同桌几人搭讪几句缓解尴尬,可他无论怎么搭讪,敲锣的几人也不言语,只一脸傻笑,就像一个个哑巴一样。

    之后他就看到了繁琐的一套拜堂程序,席间人来人往,细节倒没看个真切。

    前后约莫是过了半个时辰,先前那位驼背老者居然带着两位新人往这边走来。

    新郎新娘红袍加身,新郎年纪轻轻脸上毛发却十分茂盛,新娘脸型小巧笑容看着略为生硬。

    两人也是不说话,只举杯示意。

    那驼背老者在旁笑脸说道:“新郎新娘得知有贵客来,特来感谢,还请小相公赏脸,饮上一杯。”

    “叨扰了,祝福你们早生贵子万事如意。”江陵祝福了一声,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酒,是果酒,有很纯正的水果清香。饮入下喉,好似溜冰入腹。

    “好酒。”

    那老者见他痛快,脸上喜色也多了三分,“今日恰逢喜事,小相公可否留一份墨宝以作庆贺?”

    墨宝?

    大抵是他瞧见江陵头绑方巾,该是个读书识字的。

    这既来吃席了,也该留点东西做贺礼。

    见他这么说,江陵面露窘色。

    也未待他回应,那老者就让人取了笔墨纸砚。

    见此,江陵更是神情略滞。

    墨宝?他墨宝个锤子,毛笔字他可写得不利索。

    若真留个墨宝,定会叫人笑话。

    念此,他就说道:“不如改作画可好?”

    老者听了,无不欢喜,作画?那自是更佳。

    于是江陵就让他们弄来一块木炭,削了削,又在砚台里磨了磨。准备给一对新人描个素描。

    让新人落座,静为参照,

    只小半时辰后,一幅素描画就完成了,自己看了看,虽不是铅笔画的,但功底还在,水准之上。

    将画交给老者,老者竟惊为天人连连夸赞,立马将画作传给他人观赏。

    见他们这般模样,江陵也笑了,古代人的画作多为写意,而素描比较写实。

    在这样的时代,突然弄出这么一幅画,对他们的视觉冲击感,该是很强烈罢?

    画作被传阅后,两个新人小心翼翼收藏起来。之后,他们一家子就轮番过来敬酒,表示感谢。

    江陵不好推脱,只得多喝了几杯。

    满场欢庆,气氛融洽。

    好不容易喝了七杯,本以为就此作罢,却没想到,男女方亲戚颇多,敬了一轮还有一轮。

    作为路邀之客,逢人敬酒,江陵实在不好相拒。

    于是干脆仰头连干三碗酒,趴在桌子上就装醉。

    都醉成这样了,你们总不该还要敬吧?

    大抵这个计策是高妙的,

    他趴下后,一连过了好几分钟,也没人再来打扰他。

    初时,江陵只是装醉,可趴了一会儿,那酒劲居然真的上来了,不知不觉间他就真的睡过去了。

    梦里迷迷糊糊,好像掉进了棉花里,身上被毛茸茸的东西拱来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