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孟浪 > 第十七章 活着
    正感叹人生就是这么波澜不惊呢,孟浪的手机铃响了,拿起来一看,果然是张叔。

    他无奈叹了口气,选择接听。

    “我都听马乔说了,你小子不会是疯了,真拿50万去炒股了吧?别跟我说这钱是你爸拿的,你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钱?你小子不会是去借高利贷了吧?”

    “呃……张叔,冷静。”

    “我冷静个屁!你快给我如实招来,另外把钱给我弄出来,炒股,真亏你想得出来!这钱哪来的回哪儿去!立刻!马上!”

    “这不您刚刚还让我撞南墙的么?”

    “我是让你撞,没让你用进水的脑子撞!”

    孟浪万分头疼,这事儿闹的,要是传到家里去,那恐怕免不了是一番鸡飞狗跳,他爸指不定得拿着那把家传龙泉宝剑追到这里来。

    事已至此,只能选择战略伪装了。

    “张叔你误会了,我这是帮朋友炒的,你也知道我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怎么可能有钱干投资啊?”

    “你不会是糊弄我吧?哪个朋友?为什么还得让你帮忙炒。”老张果然没那么容易上当。

    “一个大学同寝的富二代,人家在证监会上班,国家规定不能本人开户炒股。”

    “真的?”

    “那您觉得我能借高利贷去炒股?那是人能干的事儿?”

    “也是,你小子虽然平时不着调了些,不过这么蠢的事应该是干不出来的。”

    “呃……还是叔了解我。”

    “行吧,那我就信你一回,不过你小子要真鬼迷心窍投了钱,就赶紧退出来,听到了没有!”

    “放心吧!”

    挂断电话,长舒了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他快步离开了证券公司,临走低声嘀咕了一句。

    “退出来?一千多万呢……”

    ……

    2018年3月22日,中午十二点。

    《迟来的正义》如期迎来了更新……

    封面上两个大字——《活着》

    【我的前半生,平平无奇。

    上学、毕业、工作,体会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感受着普通人的悲欢离合。

    直到2018年3月的那个雨夜,命运的枷锁,扼住了我的腰椎……

    晚上10点15分,当我拒绝了一次堕落的机会,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冒雨赶回出租屋之后。

    恶魔开始了行动!

    一切如同我计划的那样,只是最后关头却出了岔子,对方不敌之下,居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这让我始料未及。

    危急关头,鬼使神差的,我挡在了闫薇薇身前。

    随后一声枪响……我瘫了。

    子弹卡在了腰部4~5椎间盘,压迫神经根导致的腰椎受损,让我的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觉。

    凶手被绳之以法了,但我只能在轮椅上度过我的下半生……

    ……

    铁证面前,袁厉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坚称无人指使,单纯只是为了报复林海棠。

    后来我们才知道,袁厉虽然和前妻离婚了,但是还有一个私生子袁树,在美丽国留学,资助者正是许氏集团。

    杀人未遂、致人伤残、非法持枪、意图陷害,加上还有前科,袁厉最终被判无期。

    许氏集团依旧独善其身。

    后来,又从林海棠那里得知,“许高离婚案”最终还是以许劲松大获全胜告终。

    原因是一个叫做韩丽的同事泄露了她的诉讼资料,加上对方突然拿出女方婚内出轨的证据。

    一切都是许劲松设计的后手,但知道时已经为时过晚,只能感叹魔高一丈。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已经只是病榻旁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外面的世界……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瘫痪在床的日子很难熬,远比普通人想象的难熬一千倍,你无法想象连上个厕所都需要人帮忙的那种窘迫和绝望。

    活着,比什么都需要勇气。

    幸存,不过是旁人的评价罢了。

    ……

    除了父母,段贤倒是经常来看我,我想每个人都至少应该有这么一个挚友,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纪念的时光,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无聊的躺平时光中,我喜欢上了买彩票。

    或许是喜欢彩票里微乎其微的“奇迹概率”,又或许是想提醒自己,别放弃那一丝希望?

    我还记下了“命运之夜”那天的中奖号码。

    03、11、14、27、32、05、07。

    我把这组数字当成了自己的幸运数字,希望它能带给自己好运。

    而在这段最低谷的人生中,最值得称道的,或许就是自己的女人缘了……

    因为同时出现了三个女人说要对我负责。

    一个是说要照顾我饮食起居,给我养老送终的小雨……

    每次想起她那张满是认真说“我养你”的小脸,我都会忍不住笑出声。

    另一个是林海棠,她从很专业的角度向我阐释了什么叫做社会主义的人道关怀,并不断强调这只是为了报答对小雨的救命之恩。

    最后一个是闫薇薇。

    在挡枪的那一刻,我想的只是不能让无辜被我牵扯进来的人遭遇不测。

    救一人而杀一人,一切岂不是又回到了原点?

    我身上的防刺服给了我些许自信,虽然最后证明那玩意儿在子弹面前根本毫无作用……

    但没想到,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女人,居然是个异常认死理的一根筋,为了报答舍命相救的恩情,居然很江湖义气的问我要不要入闫氏的族谱。

    曾经,有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我终究还是没有答应。

    三女践行了承诺,无微不至的轮换着照顾轮椅上的我,没有一句怨言。

    但别人的愧疚,并不是我拖累他人,心安理得享受一切的理由。

    所以在享受了三个月之后,我留下一封感谢众人,并希望世界和平的遗书,然后吞下了一整瓶安眠药……】

    孟浪:“……”

    他看了看故事的结尾,又看了看照例随书附赠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自己坐在轮椅上,左边站着充满知性美的林海棠,右边站着英姿飒爽的闫薇薇,小雨站在身后亲昵的搂着自己的脖子。

    众人的微笑温暖而和煦,宛如一张幸福的全家福。

    是的,我瘫了,但这种人生赢家的感觉究竟是肿么肥事?

    ……

    而就在孟浪吐槽这期“更新”的时候,大洋彼岸,一场席卷全球的风暴也在悄然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