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门马 > 第0490章 你去试试
    对于两人认识老板娘,丁闯并不奇怪,毕竟当初开拓市场是三个人一起,来仓库也是一起,之所以这样问,是打算让两人过去看看,毕竟老板娘喜欢在工作室后面开辟一个单独的工作室。

    万一齐多海就在那里,不用打电话了。

    可听到两人这样说,反倒不好开口,要是说什么都知道,引起他们怀疑,齐多海的脸往哪放?

    诧异道:“真的?”

    小齐重重点头,略显鄙夷道:“当然是真的,以前来的时候,我哥经常去理发店,说这里不方便,那里有沙发坐着舒服,简直是放屁,实质上就是去看老板娘,喜欢人家还不明说,只会偷偷的看!”

    大高反击道:“你不懂,战线拉的越长,感情越深,再说了,齐哥说过,老板娘一看就是正经人,不能太唐突,要懂得尊重,该有的恋爱过程一点不能少。”

    丁闯一阵头皮发麻,齐多海还说过这些?昨天晚上没说啊。

    试探问道:“你们什么想法?”

    “我同意,非常同意!”小齐迅速回道:“老板娘人美、心地善良、身材也好,最重要的是有自己养活自己的能力,这样的女人懂事、不计较,还旺夫。”

    大高道:“我也同意,现在娶个媳妇多难啊,更何况,齐哥都那么大年纪,老板娘不嫌弃他就不错了,能娶到她,是齐哥的福气。”

    丁闯崩溃的看着两人,不知道齐多海听到两人的想法,会作何感想。

    眼前一亮道:“如果齐哥与她结婚,我包个大红包,等会他来的时候,你们问问什么时候结婚。”

    “好的,我也等着有嫂子呢。”

    “我也包个大红包!”

    丁闯不再多说,拿出电话拨给齐多海,应该是还在休息,不过表示很快会过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

    齐多海终于抵达,下车之时,看了眼理发店,低着头走进仓库。

    “哥?”小齐看到他的状态,瞬间起身,关切道:“哥,你怎么了?”

    “你,被人打了?谁打的?”大高激动吼道。

    丁闯也惊愕看着,眼前的齐多海与昨晚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头发乱糟糟,顶着两个黑眼圈,最重要的是两侧脸都肿胀,隐约间能看到手指印,显然是被人打肿。

    “不该问的别瞎问!”齐多海皱眉呵斥一声,幽怨的看了眼丁闯,直接问道:“仓库怎么说?让我们接手?”

    看到孙老板不在,又看到大高和小齐在,想到大致情况。

    丁闯弱弱道:“仓库的事不着急,你的脸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哥,无论是谁,都不能打你!”小齐吼道。

    大高更直接,搬起一箱啤酒:“齐哥,你说是谁,如果今天我不能把这些啤酒在他脑袋上开花,我高字倒着写!”

    三人多年来携手闯江湖,遇到过很多意外,堪称过命交情。

    齐多海嘴角颤了颤,很想一口唾沫喷丁闯脸上,他俩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了,你能猜不出来?不过他既然提到这点,就得说明白。

    沉声道:“你俩先出去,我和丁闯有几句话说,别问,出去!”

    两人愣了愣,不甘心的走出去。

    “她……打的?”丁闯试探问道,越看他样子越“心疼”脸都给打肿了,让本就不帅气的脸,雪上加霜。

    “你说呢?”齐多海暴跳如雷,又刻意压低声音,狰狞道:“姓丁的,你特么玩我是不是?今天如果不把事情说明白,咱们俩只能活着出去一个!”

    “雅丽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她…….她很纯洁!”

    丁闯下意识向后退两步,拉开距离,免得他突然暴走,心虚问道:“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多海向门外看一眼,确定大高和小齐听不见,咬牙道:“去她家了,把门敲开,按照你说的,给四百要干点什么!”

    “然后呢?”丁闯诧异道。

    “她给我一巴掌,让我滚!”齐多海双手攥着拳头:“还骂我是流氓,说这么长时间看错我,姓丁的,你给我解释解释,她为什么打我?”

    丁闯也有些懵,赶紧安慰道:“你别激动,咱们这么长时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绝对不会用这种事开玩笑。”

    齐多海打断道:“如果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认为我会站在这里与你说话?”换成别人,早就暴走,正是因为丁闯骗过,但人品还不错所以才给解释挤兑。

    丁闯点点头:“这就对了嘛,我肯定不会骗你,毕竟是终身大事,很谨慎,依我看,可能是……四百嫌少了,再多给点呢?”

    依稀记得老板娘说过,孙老板这样的四百不行,齐多海形象比他好,但绝对不如自己,可能需要多一些。

    “给了!”齐多海憋屈道:“这么又给我打了嘛!我多给一百,她打我一下,后来我刚拿钱,她就打,你看看脸!”

    丁闯:“……”

    他的脸已经不用看,如果没记错,昨天他拿了一捆钱,照这么算下来,没少挨巴掌。

    又问道:“你没提我么?”

    齐多海恶狠狠瞪了眼:“你好意思提么?如果是你一直喜欢的女孩,突然被人说四百块,她不承认,你会所我朋友就给你四百,脸不要了?”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最后呢?”丁闯再问道。

    “最后我没钱了,她一直不同意,我就回家了、”齐多海抬起手,又愤怒道:“姓丁的,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我出到一万,她都不接招,到底怎么回事?究竟是不是在骗我?”

    两个黑眼圈就是想这个问题想出来的。

    一方面,丁闯没必要说谎。

    另一方面,雅丽确实没同意,而且,自己不能看错。

    很纠结,不知道该相信谁。

    丁闯一瞬间冷汗袭遍全身,老板娘表现的很让人意外,这该怎么解释,难道不成去现场给他演示一遍?

    眼前一亮,严谨道:“如果我没猜错,问题出在没提人,如果你提我,四百块一定能搞定!”

    “放屁,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齐多海气的快跳起来,失去理智崩溃道:“我去找自己女朋友干点什么,还得提你?否则她就不让?我自己给她多少钱都不行,提你就能打折?还有,她是贞洁烈女,提你就变成荡妇,你是春药么?”

    丁闯弱弱道:“对别人可能不管用,对你女朋友……不,对她,可能会达到这种效果,试试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