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 > 第324章 火车上的诡
    “徐老师,我下午要去迪斯尼了哦。”

    第二天一早,桃子到了幼儿园,第一件事就跑去告诉老师这件事情。

    “我知道了。”徐老师点了点头,昨晚萱萱的妈妈已经帮她跟萱萱请假了。

    可是过了一会,萱萱也跑来,高兴地跟她分享她要去迪斯尼的事。

    还没等徐老师消化完这份喜悦,沈怡然又跑过来了。

    她告诉徐老师,她不但要去迪斯尼,还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去。

    这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沈怡然的妈妈能康复,她都替沈怡然高兴。

    沈怡然这个小朋友在学校表面上看似很坚强,又开朗又活泼,实际上内心非常脆弱,外在的表现,只不过是她自我保护的一层壳罢了。

    徐老师见过很多次,她看着别的小朋友的妈妈接放学时,失落的模样。

    三个小家伙要去迪斯尼,很快不但整个班上都知道了,就连半个幼儿园差不多都知道了。

    徐老师趁机在课堂上介绍了一番迪斯尼的历史和一些优秀的动画作品。

    小朋友们很感兴趣,踊跃讨论。

    讨论怎么才能当上王子或者公主,实在不行当个唐老鸭、汤姆猫什么的也行啊。

    总之小朋友们乐趣不断,扮演着各种角色。

    “桃子,回来一定要告诉我们,迪斯尼好不好玩呀?”

    “萱萱,一定要去坐小矮人过山车,好刺激的呀。”这是去玩过的小朋友。

    “沈怡然,别吃火鸡腿,那全是骗人的,超难吃。”小胖子于明浩对沈怡然叮嘱道。

    闹哄哄的一群小毛头,扒拉着床沿,看着三人被徐老师送出校门外。

    何四海等人已经带着行李等着她们在了。

    申城离合州不远,坐动车非常方便,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非常快。

    桃子第一次坐火车,对一切非常好奇,扒着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后退的电线杆和树木。

    萱萱和沈怡然也好奇地凑过去,三个小家伙跟小猪一样挤成一团。

    因为沈天放定的是航务仓,位置比较宽大,倒也不显得拥挤。

    “你要是困了,就睡一会吧。”何四海对旁边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刘晚照道。

    “你看着点孩子们。”刘晚照倒也没科技,交代一句,然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实际上哪里需要他看着点,一行这么多人,都留意着三个小家伙在。

    因为是周五下午,车厢里的人并不是很多。

    但是何四海目光却停留在一位在车厢内不停来回走动的年轻人身上。

    或者说年轻的诡。

    大概也差距到了何四海的目光,诡看了过来。

    当看到何四海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面露欣喜之色。

    接着就向何四海走了过来。

    何四海站了起来跟坐在对面的孙乐瑶交代了一声,然后走向车厢过道。

    那个年轻的诡赶忙跟上。

    “接引大人。”年轻的诡走上来,恭敬地叫了一声。

    “你叫什么?”何四海上下打量着他。

    年轻的诡看上去有些单薄,脸色苍白,留着一头浓密的中长发,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羽绒服。

    这让何四海想到当初的窦小龙,同样大夏天的,穿着一身冬天的衣服。

    “我江海涛。”年轻的诡恭敬地道。

    好家伙,全是水。

    “你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在车厢里走来走去?”何四海好奇问道。

    “突发心脏病。”江海涛苦笑一声。

    “之所以逗留在车厢里,是因为我老婆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江海涛道。

    江海涛随即拉开了话匣子。

    江海涛生前是跑销售的,专门做工程机械。

    经常出差,全国各地的跑。

    除了飞机,火车坐得最多。

    一来二去地,就认识了一位乘务员姑娘。

    两人开始了这一段铁路之恋。

    最终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的殿堂。

    并且很快他们有了爱的结晶。

    但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离多聚少,火车反而成为了他们最多见面的地方。

    “我死后,因为放心不下小英,所以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江海涛说。

    就在这时,一位乘务员大姐路过,打量了一眼何四海。

    “就是她?”何四海看着矮矮胖胖的乘务员问道。

    “怎么可能,我老婆很漂亮的。”江海涛不满地道。

    然后兴奋地道:“你看,那才是我老婆。”

    何四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从车厢通道走来一位年轻的乘务人员,的确长得不丑。

    “怎么样,漂亮吧?”江海涛甚是得意。

    何四海点了点头。

    然后开口道:“的确很漂亮,怪不得你放心不下。”

    没想到江海涛闻言摇了摇头,“不是因为她漂亮我放心不下,而是因为她太单纯了,我怕她被人骗了。”

    “咦,为什么这样说?”何四海好奇问道。

    “小英父母从小离异,她是跟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所以特别缺爱,只要人家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掏心掏肺的,这会吃亏的。”江海涛忧心忡忡地道。

    “你对她很了解啊。”何四海道。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追上她的。”说到这里,江海涛有点得意。

    “我第一次在动车上遇上她的时候,那天她正好大姨妈来了,我看她手不停地摸着小腹,皱着眉,于是好心地给她接了杯热水,她当时感动得不行……,就要,我们在了一起。”

    “好吧,感觉的确很好骗。”

    “对吧,她就是这样的人,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她的很多朋友有困难,都找她借钱,她总是很轻易地相信别人,把钱借给对方,经常搞得自己手头拮据。”

    就在这时,江海涛的老婆小英走了过来。

    看到何四海站在车厢连接处,于是开口提醒道:“先生,车厢上是禁止吸烟的。”

    “我不吸烟,就是透透气,感觉有点闷。”何四海道。

    “是吗?今天乘客比较少,按说不应该啊。”小英有些疑惑道。

    “我刚才看你走过来,一路不停往座位上看,是在找什么东西吗?”何四海忽然问道。

    “咦?有忙?”小英有些吃惊地问,显得有些慌乱。

    江海涛在旁边闻言,也有些惊讶。

    何四海微笑着没说话,看向小英手腕上的一只木雕手镯。

    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