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荒帝经 > 第十六章 万兽山庄
    第十六章万兽山庄

    万兽山庄的大厅内,,何玉伟跪在地上簌簌发抖。庄主贾大勇脸色阴沉。旁边坐着两位夫人,大夫人陶春,身态丰腴,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二夫人顾惜,听说女儿贾园遭遇狼群,只有何玉伟逃回,脸色惨白,若不是旁边丫鬟扶着,怕早已晕倒在地。哭着对贾大勇说:“庄主,圆儿她……”贾大勇飞起一脚,一脚踢飞何玉伟,怒喝道:“废物,你怎么保护的师妹。”

    何玉伟爬起身来,哭喊着:“师傅,森林里有古怪,野兽太多,我和众师兄弟都被冲散了。请师傅责罚。”

    贾大勇听得二夫人哭泣,更加心烦意乱,怒道:“废物,你也死了算了。”举掌欲劈,却被大夫人拦住,大夫人陶春道:“庄主息怒,眼前还是先派人去搜寻一下,或许……”

    大夫人陶春,是云州顶尖势力云霄宗三堂庆春堂堂主的女儿,贾大勇当时凭借一手驭兽的本事在云州开宗立派,属于高攀庆春堂。再加上陶春性格泼辣,蛮横霸道。仗着父亲的撑腰。平日里这万兽山庄的事情倒大多是由大夫人说了算。

    贾大勇一想也是,恨恨的对何玉伟说:“你速速带人顺原路返回出事地点,去寻找师弟们,这次若有怠慢,就去斗兽场和野兽作伴吧。”

    心里却是奇怪:“这陶春平日里蛮横霸道,对二夫人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见了二夫人母女是咬牙切齿,今天见贾园有难,居然有这个好心……”

    何玉伟爬起身来,匆匆而去。

    杜小文一行急匆匆逃回云州城,虽说狼狈,一路倒也平安。行近云州城,正遇到何玉伟,贾音领着众人出来寻人。这贾音不是别人,正是大夫人的女儿,是贾园的姐姐,虽然两位夫人势同水火,但贾音对妹妹贾园还是疼爱有加,听说妹妹遇险,也急急忙忙随着队伍出来。有其母必有其女,贾音在万兽山庄蛮横恣肆,恃宠而骄。而且从小在云霄宗修行。武功境界也是不俗。何玉伟虽是师兄,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双方相见,俱是十分欢喜。贾音拉过贾园,仔细端详。见妹妹除了略显疲惫,并没有受伤,嗔怪道:“妹妹,你可吓死姐姐了,下次再不许自己自作主张了。”

    贾园道:“妹妹知道了,再不让父母和姐姐担心了。”

    贾音环视众人,见众人里不见了王晨师弟,多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向众人道:“听何师兄说,你们被群狼冲散,不知怎么逃出来的?”

    胖子柯刚正要回话,杜小文抢先开口道:“众人被群狼包围,本来是九死一生,后来不知道森林中发生了什么变故,狼群自己退去了,众师兄弟侥幸逃回。”看了一眼何玉伟,又道:“只是王晨兄弟,不幸遇难,这位兄弟余玄机,是我们在森林中遇到,要去参加云霄宗招收弟子的考核。”

    贾音听说余玄机乃是去投奔云霄宗的弟子,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见余玄机年龄不大,脸上稚气未脱也就不再留意。

    何玉伟心下忐忑,见众人没有提自己临阵逃脱,生怕贾音再问,急忙插话道:“我们先回山庄,庄主和两位夫人还在焦急等待……”说到两位夫人,何玉伟和杜小文众人心头都是一沉。庄主不知道,众位亲信弟子可都知道,死去的王晨是大夫人陶春的心头好。贾大勇并不知道自己夫人担心的不是女儿贾园的安危,担心的是自己姘头王晨的安危。

    不提众人各怀心思,却说庄主和两位夫人已经得到回报,知道众人逃出森林,但是折了王晨。贾大勇大喜,却没有注意到大夫人陶春面沉似水。

    余玄机随众人进到万兽山庄,见高墙大院,朱墙乌瓦院落重重一派森严气象,庭院深处时不时听到野兽吼叫,增添了一丝阴森。众人见到庄主和两位夫人,杜小文又把之前对贾音说的话重复了一边。贾大勇见到众人高兴道:“好,好,回来就好。”

    杜小文呈上王晨的血衣和长剑,道:“师傅,这是王晨师弟的遗物……弟子无能,没有护得师弟周全……”

    贾大勇道:“唉,事出寻常,也不能怪的你们,来人,安排下去,好好厚恤王晨的家属。你们辛苦了,先下去好好休息。把这位小兄弟招呼好。”

    “且慢,”陶春突然打断贾大勇的话,“大家林中遭遇狼群,能死里逃生确实不易,只是这位来历不明,需要好好问询问询。”陶春平素里都是蛮不讲理,现在心痛王晨身死,一腔怒火总得找个发泄的地方。

    杜小文道:“这位余玄机兄弟也是在林中随长辈历练……”

    “闭嘴,让他自己说。”陶春蛮横的打断了杜小文的话。

    余玄机看了看陶春,陶春刚踏入黄者境。功力在自己之下。庄主贾大勇功力应该和自己在伯仲之间。不过算上自己体气双休的话,这万兽山庄还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不过自己来此也不是为了滋事寻仇。于是淡淡的回道:“在下是乡间的粗陋小儿,来云州云霄宗拜师。”

    陶春见到余玄机傲慢的神情,心中怒火更甚:“乡间小儿,也敢进青云大森林!”

    众人素知陶春的脾气,不敢插话,贾园急切地看了看她母亲,二夫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何玉伟生怕牵连道自己,附和道:“你所谓的长辈历练,怕也是胡乱编出来的吧,看你这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对长辈失踪并不在意。”

    余玄机心道:“你说对了,我这就是编出来的理由。”索性懒得解释。

    陶春大怒:“来人,给我拿下。”贾大勇虽然觉得陶春有点胡搅蛮缠,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外人得罪夫人。杜小文见此情景,只能硬着头皮道:“大夫人息怒,众师兄弟和余玄机兄弟一路行来,觉得余玄机心性坦荡,性情中人。还望庄主和夫人开恩。”

    陶春见得别人阻她,怒火中烧:“王晨死的不明白,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到充什么烂好人……

    何玉伟生怕陶春追问王晨的死因,一旦知晓,怕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急忙止住杜小文:“杜师弟休要再说,夫人自有决断。”

    旁边贾音忽然插话道:“妈,我看这人身体健壮,我正好缺一兽奴,就让我来处理吧。”

    陶春:“也好,定要查个详细。”陶春自己也知道,王晨之死和余玄机毫不相干。但众人都活了下来,独独死了王晨,自己不做点什么,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余玄机正欲发作,脑海中忽然想起荒诀有文曰: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孙长青爷爷也告诉自己,要借势而为。红尘炼心,人间处处都是修行。于是哈哈大笑:“红尘多风雨,万事不萦怀。生死度量外,人间大自在。

    众人惊疑不定,余玄机不再言语,束手被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