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上京行医后我火了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被围
    “郁王这次吃这么大一个亏,肯定要反击。”

    萧嘉远站在安平伯府,不对,现在应该叫安博王府的花园水池旁,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子,朝着水池偏了身子扔出去。

    郁宴看着那石子在水面蹦了四下最终咕咚落入水中,“反击不好么?这些年,郁王明着挑唆二皇子和太子闹,暗地里韬光养晦不知将势力做的有多大。

    这次皇上按照那些线索基本都已经确定了给他下毒的人就是郁王,不也忌惮郁王的势力,只敢将我推出来却不敢直接把郁王如何么?”

    他清冷的声音里带着嘲谑。

    萧嘉远直接冷笑,“皇上最大的本事就是把你拉出来当挡箭牌,需要对付谁了,就把你拉出来,需要拉拢谁了也把你拉出来,要是有朝一日你的身份被闹出来,不知他要如何收场。”

    郁宴捻了一下手指,没说话。

    萧嘉远就道:“不过这次郁王就算是动手,咱们也不怕,且不说定远侯那边归顺于咱们,我哥那些人也已经安顿好了,随时能用。”

    郁宴望着湖面波光粼粼,“定远侯的归顺算不得真的归顺,况且......”

    他眼底神色冷冽,带着不容一丝质疑的决绝,“苏南黎那么对顾珞下手,我和定远侯,永远也不可能真的一条心。

    且不说苏南黎是不是知道悔改,就算她知道,我也不会原谅。”

    郁宴这人睚眦必报,他既是心里有了顾珞,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顾珞让欺负而无动于衷。

    哪怕苏南淮手握南疆十万大军,郁宴也不会就让顾珞这么被人欺负了。

    萧嘉远了解郁宴护短的性子,压根没劝,只是道:“你怎么安排?”

    郁宴道:“定远侯在江南弄得那个沁雅园,也是时候拉出来见见人了,郁王不是想要反击么?给他一个机会,让太子府那位,想办法见一见郁王现在宠爱的那个小妾。”

    当时郁宴在太子跟前安插了一个侍妾,一直搁着没用,现在正是好时候。

    萧嘉远明白郁宴的安排,立刻道:“我来处理。”

    郁宴默了一下,又道:“还有苗敏,这次因为有人和咱们打配合,我利用那个时间差将苗敏做的事按到了郁王头上去,但郁王没做过的事他肯定不甘心就这么认了,他一定会想办法接触苗敏的。”

    萧嘉远道:“杀了?”

    郁宴摇头,“让人盯着,一旦郁王派人去接触苗敏,现场拿脏,顺便再把苗敏从刑部大牢带出来,咱们自己关着。”

    到现在,苗敏都什么也不肯招认,那背后隐藏的整件事的真正主谋肯定所图不小。

    郁宴怎么都得撬开苗敏的嘴。

    萧嘉远就笑起来,“到时候再栽赃给郁王,按他一个杀人灭口的罪?啧,郁宴,我特么真庆幸我和你是一条船上的,要不然被你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估计郁王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年趁你小怎么就没弄死你呢!”

    郁宴冷笑,“弄死我,他也没本事做成现在的势力,皇上拿我制衡他,他何尝不是拿我做挡箭牌,偷偷发展自己。”

    正说着,长兴急吼吼从外面跑进来,还不及上前就道:“王爷,不好了,小郡主和顾珩在城南和人打起来了。”

    “在哪?”萧嘉远先郁宴一步问道,震惊的眼都瞪圆了。

    长兴气喘吁吁上前,“城南,今儿小郡主和顾珩出了府,顾珩说带她去城南天桥那边看杂耍,长乐他们跟着,还有暗卫......”

    郁宴一张脸骤然冷若冰霜,一面大步朝外走,一面道:“怎么不早说,她出府怎么不来告诉我。”

    长兴自知这件事做得不对,“卑职有罪。”

    萧嘉远尚且有一丝理智,“是郡主不让你说?”

    长兴咬了一下嘴唇,他不想给自己开脱,郁欢要真出事,他就算是死了心里也过不去,只萧嘉远问,到底还是如实道:“郡主想要去天桥给王爷捏个小泥人,是嘱咐了卑职不许说,不过,的确是卑职的错,卑职纵然不说,也该加派人手的。”

    郁宴没说话,只大步流星朝外走。

    萧嘉远紧随其后,“和什么人打起来的?因为什么?”

    “郁王府的六小姐。”

    郁宴迈出去的步子猛地一顿,回头,满目凶狠看着长兴,“确定?”

    长兴点头。

    郁宴转头一面疾走一面道:“去郁王府,给我把六小姐的生母姐妹兄弟全抓了!”

    城南,天桥旁的一条巷子里。

    顾珩将郁欢搂在跟前,不断的轻拍她的后背,“别怕,跟着来的人肯定已经去通知你哥了,你哥很快就来,坚持一下,别睁眼,没事,啊,没事,我在呢。”

    郁欢瑟瑟发抖,身体紧紧贴着顾珩,小脸埋在顾珩胸口处,死死闭着眼睛。

    她不敢睁眼,但饶是闭着,脑子里也全是人头,一颗一颗的人头就跟下雨一样往地上落,地上的血像河一样流,她分不清现实和想象,只拼命的贴近顾珩,顾珩的声音和顾珩的温度让她感觉自己并不是在那个尸海。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

    顾珩身边跟了四个暗卫,郁欢身边跟了六个暗卫,加上随行的长乐以及车夫,十二个人硬是被对方打了个团团围住,连挣脱都挣脱不出去。

    对方来人约莫在三四十个上,顾珩自己虽然三脚猫,但看得出来,对方的功夫和他们的暗卫不相上下。

    若非长乐能以一敌十,这防线早崩溃了。

    护着他们俩的暗卫好几个都受了重伤。

    血就从伤口汩汩的冒,他们连停顿都没有停顿,就任由伤口撕裂,依旧握着刀直上。

    就在顾珩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想要将对方身上的任何细节全都记在脑海时,一个暗卫被人一脚踹开。

    他飞离一瞬,对面的人乌泱就从这撕开的口子涌了进来。

    长乐连忙抽身朝顾珩和郁欢这边扑来。

    “二宝!”

    就在长乐折返过来一瞬,原本守在顾珩和郁欢身边的二宝犹若利箭一样蹿了出去,冲着那第一个扑上来的人一口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