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 第三百二十章 灵器
    范宏瑞其实并不弱。

    真元境三重的修为,加上黄阶的武技流云天袖作为底牌,就算是真元境四重前中期的修士都可以碰一碰。

    但是,

    他面对的张清元,更加的强大!

    这种强大,

    是全方位的凌驾强大,即使范宏瑞掌握着黄阶级数的武技,却也根本无法弥补这其中的差距。

    尤其是将范宏瑞重伤的这抬手一剑,看似简单,实际蕴含的手段之精妙,完全不是他所能够理解的程度。

    术法武技的修行,

    一共有四重境界。

    从入门,到小成,再到大成,圆满。

    这四重境界之中,入门和小成尚且不用多说,直到达到了大成,就已经意味着能够将一门术法或者武技使用得融会贯通的地步。

    对于术法武技的了解更加精深,使用之时能够信手拈来。

    至于圆满,

    那是在融会贯通的基础上更进一步,领悟术法武技之中的“意”!

    在施展的时候,能够施展出武技本身具有武道真意或者术法真意,又或者按照自己的理解,将自己的五到真意融入其中,达到超越武技自身力量爆发的程度。

    圆满的境界意味着,修士对于术法武技的理解已经是彻底通透。

    甚至达到了当年术法武技创始人也未必能够达到的地步,对术法武技的了解,甚至超出了创始人本身!

    而他张清元所修行到圆满的那些术法武技。

    则是已经走出了属于他自己,最适合自身的道路。

    而这,

    也正是意味着,张清元所掌控的圆满级数的术法武技,都已经是修炼到了极致,并且拥有着自身的理解,将那些圆满级数的术法武技都是化为了自己的术法武技。

    从最开始的循规蹈矩,到后面加深理解,再到最后推陈出新。

    如今的张清元,

    就是已经在推陈出新的阶段渐行渐远。

    雄浑的积累,

    对于术法武技的完全理解,使得他拥有对于自身术法武技改造组合的能力。

    从最开始九炼锻骨拳绝招的崩山·改,到当年的三重拔剑术,再到后面完全改变了理念推陈出新的种剑术。

    一次一次的成功尝试,让张清元已然是突破了术法武技本身认知的桎梏。

    打破了那种固定程式的藩篱。

    数年的修行。

    让他将诸多圆满级数的术法武技逐渐消化,随心所欲,通明于心的地步。

    这种感觉,

    就像是前世武侠小说之中的,得刀而忘刀的状况。

    万千手段,已经逐渐开始融汇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

    固定施展的术法武技,甚至已经开始在张清元脑海之中失却了施展的方式!

    于是,

    有了张清元挥出的这一剑。

    破开流云飞袖,同时重创范宏瑞的一剑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它实际上已然是汇聚了张清元一身圆满级数术法武技等手段的绝大部分力量!

    那一剑,

    以圆满级数的大河剑法为框架骨干。

    融汇了覆海三叠浪的真元力量重叠叠加力量的蓄势蕴力,以拔剑术压制气势达到巅峰,最后瞬间爆发的理念为出招。

    三种圆满级数的武技理念融汇唯一。

    将张清元早已是通明于心的三种圆满武技的优势之处都结合在一起,

    最终才形成了这一剑!

    看上去像是简简单单的一剑。

    但却蕴含了三种圆满级数武技的力量,彼此融汇之下,爆发出了超越自身界限的一击!

    这是只有将数种术法武技修行到圆满。

    并且还是走出自身道路圆满,才能够有一点可能达到的地步!

    范宏瑞败在张清元的这一剑之下。

    半点都不冤!

    噗嗤!

    坍塌的山丘之内,范宏瑞吐出一大口鲜血,艰难支撑起来。

    突然就推金山倒玉柱般朝着张清元跪下,顾不得身上那狰狞的巨大伤口,就在地上朝着张清元不住磕头。

    “大人饶命,是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实在是罪该万死!”

    “今日之后,为奴为婢,但凭大人吩咐......”

    砰砰砰!

    范宏瑞不断地磕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泥土,他也丝毫不管不顾。

    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真元三重境修士,

    今日就这般轻易放下了所有的尊严,跪在地上磕头饶命。

    这几乎刷新了所有人的三观!

    嘶!

    不仅周遭的路人修士们双目瞪大,满眼的不可置信。

    即便是张清元,在心中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世上,竟有这般狠人!”

    能够晋升真元的,放在外界修真界基本上是百中无一的人物,无论是天资还是运气都是佼佼者。

    这等人物,哪个心中没有一些傲气?

    但这范宏瑞在发现自己打不过之后,偏偏就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不惜对一个无论修为境界,还是年龄都远远不及自己的年轻人磕头请罪饶命!

    这一刻,

    张清元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深邃。

    不过面上依旧是古井无波,没有丝毫的波动,看不出什么来。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声音平淡,

    充满着高高在上的漠视意味。

    “大人,小人愿意自贬为奴,日后以大人为主,手中所有灵物,那一道黄阶的流云天袖修行法门尽数奉上!”

    “哼,杀了你,你手头上的东西不也都是我的?黄阶武技名头不小,不过还不是挡不下张某人一剑?”

    张清元瞥了眼前的范宏瑞一眼。

    声音中充满着不屑。

    “如果你就只有这句话的话,那就安心去吧!”

    一句话,

    让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的范宏瑞一颗心如坠深渊,生死危机之下,额头上满是大汗,心中竟是慌乱如麻,失去了计较。

    “大人,小人还有一个重要情报,关于这灵海剑派遗迹的!”

    “当年灵海剑派覆灭之前,曾经发动全宗之力炼制一道灵器,结果在临近成功之时,遭遇云水宗强者袭击,灵海剑派随之覆灭。”

    “当年灵海剑派传承灵器为云水宗高人所夺,剩下的那一件新的正在炼制的灵器,却还遗留在灵海剑派山门内的火脉之中继续蕴养炼制,还请大人饶小人一命,小人必定知无不言,一切尽数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