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风流 > 336 结案
    莫言的确知道这枚两界石的珍贵之处,只不过他所知道的珍贵,与黑猫口中的珍贵却完全是两码事。

    黑猫看重的是两界石中可能蕴育的一点造化,而莫言所谓的珍贵则完全是一种源于逻辑上的推衍,如他所说,云萝道宫如此大手笔布下这座两界十方阵,再加上数千年来栽在阵中的无数具尸骨,便足以说明两界石是何等的珍贵了。世上之事,无论大事小情,都是有脉络可循的,两界石若是泛泛之物,又怎会有那么多的人前赴后继的因它而死?

    除此之外,因为隐隐而生的某种预感,也让莫言对两界石的玄妙抱有更多的期待。

    这是源于本心的一种感应,虽然很模糊,但莫言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必定能得到一个不错的结果……“你既然知道它的珍贵,就应该好好珍惜才对。”黑猫瞪着莫言,忿忿道:“当个玩具似的扔给小孩子玩,玩坏了怎么办!”

    她忿忿而言,全然没看见小云萝眼中的幽怨和撅起的小嘴。

    “我很怀疑,你真的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么?”黑猫不依不饶的道。

    这倒不是她刻薄,而是两界石这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在她看来,若是运用的好,又或者福缘深厚,她与莫言甚至包括小云萝在内,都有可能因为这枚两界石当中蕴含的一点造化而获得极大的好处。

    这世界的灵气几近干涸,想要在修行路上更上层楼,遵循常规的道路显然是没前途的。想要超脱,想要得到大自在,就必须另辟蹊径……所谓蹊径,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也即是修行路上的某种福缘、机缘,得之当善待善惜,绝对不能轻忽。

    在黑猫看来,眼前的这枚两界石便是难得的机缘,乃至福缘。如此玄妙之物,可谓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珍惜都来不及,又怎会像莫言一般随随便便就扔给小孩子当玩具?

    这杀千刀的家伙,难道就不怕遭雷劈么?

    黑猫看着莫言,一脸忿忿。

    莫言笑道:“这东西结实的很,云萝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孩子,不会轻易就会损毁的……再说,我将这东西交给云萝,也不是让她当玩具来玩,而是让她和里面的灵体多多沟通交流。说起来,两人都是小孩子,容易沟通,总好过你这凶巴巴的样子吧?”

    微微一顿,又道:“我倒是有些奇怪了,在a大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紧张啊。”

    黑猫撇嘴道:“那时候我又不知道里面藏着个小鬼,紧张个屁啊……”

    云萝在一旁偷偷扯莫言的袖子,轻声道:“老爹,山月姐姐说粗话,不是好孩子。”

    黑猫瞪了云萝一眼,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什么的不要插嘴……”

    云萝做了个鬼脸,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黑猫看向莫言,忽然叹了口气,道:“看你这糊里糊涂的样子,恐怕是我错怪你了。”

    莫言一怔,道:“什么意思?”

    黑猫讥讽道:“你这么聪明的人,也有听不明白的时候?哼,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以为你真的知道这枚两界石的珍贵之处,但实际上,你根本就不晓得!”

    有道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修行路上的事,自知底蕴浅薄的莫言向来是不耻下问、敏而好学的。听了黑猫的话,他立刻将两界石从云萝的手中取回,然后送到黑猫面前,笑道:“请赐教。”

    黑猫也是个没出息的,见莫言不仅将两界石送上,而且态度恭敬,立刻就眉开眼笑。

    东西还在其次,关键是莫言恭敬的态度,这是黑猫自认识这家伙以来从未享受到的待遇……她将两界石小心翼翼的接过,御使灵识仔细感应了一番,最后确定,这颗绿色的珠子中不仅藏着一个灵体,而且真的蕴有一点极其淡薄却又玄之又玄的造化气息。

    虽然淡薄,但却真实存在。

    ……………………………………数分钟后,当黑猫将两界石最大的玄妙之处说出后,莫言也是震惊了。

    何谓一点造化,老实说,他不是太明白,但就字面而言,却也不是特别的难理解。

    造化的一个基本含义便是创造和衍化,而且这种创造并非是有形之物的堆积和运用,而是无中生有,自虚无空间中萌发、诞生某种有形之物的过程……此时的莫言很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同时,关于两界石引发的那种预感,于冥冥间忽然轻轻跃动,似乎略微清晰了一点。

    “难道说,发自于本心的那一点感应,就应在这一点造化之上么?”

    他心中一动,看向两界石时,眼中精光闪烁。

    黑猫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莫言,道:“现在你该明白我刚才为什么会发火了吧?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却当弹球一样扔给小孩子玩,只要是个人都会跟你急眼……”

    微微一顿,却又忽然叹了口气,道:“可惜,我的修为还不足以窥探这一点造化之气,只能隐隐的感觉到。”

    莫言道:“如果能窥探到,会有什么好处?”

    黑猫摇头道:“这我可说不清楚了……其实也未必就是好处,也有可能是弊大于利。造化气息,何等玄妙,想要一窥真容,就必须做好身死道消的准备。说起这个,我倒想起一件事,想当初,云萝道宫西面有一方崖壁,上面刻有前辈高人留下的一道剑痕。后辈在观摩时,有的人能从中悟得前人留下的剑意,有的人却反被剑意所伤,导致识海破裂,神魂受损……总而言之,一道剑意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能衍发生机,能于无中生有的造化气息?”

    微微一顿,她看了一眼云萝,又道:“其实我也知道这枚两界石结实得很,不会轻易损毁,我担心的是这丫头不知轻重,无意间触碰到那一点造化气息。若是能因此得福也就罢了,若是……”

    说到这里,她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说下去。话中意思已经表露无遗,没有必要再往下说。

    莫言笑了笑,道:“原来你是在担心云萝,我还以为你是……”

    黑猫接过话头,没好气道:“我当然也是怕她弄坏了这枚两界石,到时候大家都没得玩!”

    莫言哈哈一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山月,你说……如果把小胖子叫出来,对这一点造化,他是不是比我们了解的更深刻一些?”

    黑猫撇嘴道:“小孩子都是从娘胎里掉出来的,可是你见过哪个小孩生来就知道,十个月前,自己其实只是一只走运的小蝌蚪?”

    小蝌蚪?

    莫言忍俊不禁,道:“话糙理不糙,的确是这个道理。另外,你什么时候学的生理卫生?居然连小蝌蚪都知道……”

    小云萝忽然扯住莫言的袖子,道:“老爹,山月姐姐说的不对,小蝌蚪只能变成小青蛙,不能变成小孩子的!”

    莫言咳嗽一声,严肃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接下来的几天里,或许是因为胆小,又或许是与外部世界暂时无法兼容,两界石中的那只小胖子始终不肯出来。

    对此,小云萝很失望。

    但黑猫和莫言却并不是很在意。

    有些东西,机缘未到时,怎么琢磨都没用。两界石安安稳稳握在手中,这就已经足够,他们其实并不着急去破解其中的玄妙。

    黑猫有自己的事情做,这几天来,她忙着调教已经被抹去灵识的阵灵,试图短时间内在36号院布置一座简单的幻阵。

    莫言同样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前几天,他之所以会去a大,并接下七处的案子,就是因为祭炼那枚佩饰时经常感到疲惫,需要停下来缓一缓。此刻,案子已然‘告破’,他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自然就要继续前面的功课。

    在祭炼佩饰的间歇,他和方政联系了一次,将法阵中出现的那个中年男子的相貌描绘出来,并通过手机传了过去。

    他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但料想多半和侠客盟有关。

    在他想来,这人既然能进入两界十方阵,其修为也是有可观之处,算得上这俗世间的巅峰之辈。如果他真的与侠客盟有关,以他的修为来看,必然是很重要的人物。甚至,他就是那位神秘兮兮的会长也说不定……在莫言看来,只要将这人的底细揪出来,而且确定他与侠客盟有关,那么在a大的这个案子上,自己就算给了国土保卫局一个交待。至于两界十方阵这些事情,他压根就没想着说出去的……国土保卫局的效率不是一般公务机关所能比拟的,莫言上午将中年男子的画像传过去,下午就接到了方政的电话,被告知,这位看似很儒雅的中年男子正是国土保卫局盯了很久,但却一直没有什么线索的侠客盟的总瓢把子!

    至此,发生在a大的这件案子就算正式告破,又或者说可以结案了。

    至少在表面上,便是如此。

    “a大那边我们不便出面,还是由七处的人去宣布这个消息……只要给出凶手就可以了,动机什么的,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了。人格分裂啊,梦游杀手啊,都是动机嘛。至于省厅和杜处长那边……都是一条战线上的,大家都知道规矩,有些事情我们不会做详细的说明,他们也不会问的……”

    方政侃侃而谈道:“另外,关于那个黑人身上的纹身,也就是那只黄金瞳,我们还在继续查,但暂时还没什么消息。其他的几个死者,身份都已经搞明白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详细的资料我会传一份给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