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妻子与干爹】【作者:中年的男】

查看:作者:佚名

               妻子与干爹

作者:中年的男
字数:1.4万


                (1)

  我到新的单位报道已经32岁了,事业单位都是这样,平素也没什么事情,
只有在月初计划下来的时候才忙一阵。

  行业物资分配是一个肥差,要不是老婆的一个闺蜜介绍,我也不可能调来这
里,所以内心里还是对干爹充满感激,毕竟这要动用很多老关系。

  干爹今年五十三岁,体格很健壮,夏天穿着衬衣时候,看得出胸毛很重,脸
上也是络腮胡子。自从他老婆远处美国陪读儿子之后,似乎激发了他好色的天性,
每次看人家单位的小姑娘,都是色眯眯的眼神,背后有些小姑娘叫他老玩闹,可
是我知道,姓赵的干爹对年轻的女孩子不是太有兴趣,他更喜欢结婚后的少妇,
老婆的闺蜜长得不是很漂亮,之所以能跟干爹能说上话,还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
一腿。

  周末的晚上,我只是客气的邀请下干爹去我家吃饭,谁成想他一口答应了,
妻子接到我电话,赶紧去市场买了些各种生菜熟菜,等我们回到家时候,提前回
家的妻子已经摆好了酒菜。

  一路寒暄,很感激干爹把我调到他手下,让我们生活的更有滋味,房贷也很
轻松的还上了,干爹只是微笑的看着我们夫妻敬酒,我知道他从部队里出来,非
常能喝,不可能灌醉他,只是象征性的劝酒,他也不含糊,一口闷了。

  吃完饭妻子把桌子收拾好了,因为忙了一晚上,所以冲了澡,洗了头,然后
冲茶过来递给干爹,说到,干爹辛苦了,谢谢干爹对我和老公的提携。

  干爹眯着眼,说,那你怎么谢我啊?妻子还没反应过来,干爹一把搂过妻子
说,好久没喝奶了呢,我尝尝我闺女的奶水,说着就把厚厚的嘴唇贴在了妻子的
乳房上。

  妻子刚洗完澡,胸前还有淡淡的香味,干爹很陶醉的在妻子的乳头上舔来舔
去,妻子有点不知所措。

  我在茶几旁边有些尴尬,干爹的好色是出名的,单位好几个中年妇女在年轻
处女的时候就被干爹开了苞,他们的丈夫刚结婚就被戴了绿帽子,可是干爹的确
对人也挺好,也没什么其他方面嗜好,又挺照顾被他干过的女人,所以等到时过
境迁,到也没人揪住他曾经的往事。

  我咳嗽几声,说,干爹喝的有点多,要不我送你回家吧,干爹。把嘴巴离开
了妻子的乳房,扭头说到,小张,我没喝多,只是有点乏了,你去拿热个毛巾帮
我擦擦,晚上我就睡你这里了。

  我拿了热毛巾回到客厅,干爹已经脱了只剩下粉色的内裤和长筒丝袜了,淡
淡的皮革味道飘过来,妻子也被干爹只剥到只剩下蕾丝的小内裤,干爹又吻上了
妻子的乳房,而左手却在妻子的阴户处划来划去,妻子有点凌乱了,头发也散了
下来,干爹示意我走过去,帮他擦掉身上的汗珠,让我再去换毛巾的时候,干爹
已经把自己和我妻子的内裤都脱了,龟头在妻子的大阴唇处不停的摩擦,满身的
黑毛扎得妻子意乱情迷,跟妻子白嫩的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妻子间或还抬起头
来望着我和干爹,说着干爹我不要,只见干爹把屁股一挺,把整条粗壮的鸡巴一
下子顶进了妻子的逼口里,妻子啊了一声,喘气了粗气。

  完了完了,纯洁如玉的妻子就在我的面前被干爹给糟蹋了,开始时候妻子还
有点抗拒,不一会儿干爹在妻子的逼洞不断的抽插,妻子开始主动配合他了,只
见妻子白嫩的双手无力的搭在干爹毛茸茸的背上,双腿搭在干爹的小腿肚子上,
干爹连丝袜都没脱就把妻子给操了,现在正一耸一耸的在老婆身上耕耘,不紧不
慢的操着我的妻子。忽然,他停止了抽插,对我说,小张,去帮老爸点根烟。

  我不情愿的帮他点上烟,他屁股一耸一耸的抽插了几次,把鸡巴插在老婆的
逼洞里停了下来,接过我递过来的香烟猛的吸了一口,妻子闭着眼睛,白白的肉
体与干爹黑黝黝的躯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干爹又吸了几口香烟,喘气依旧不紧不慢,对我说,你小子好有福气啊,你
看你老婆的这个小骚娘们,这口紧洞软,真是绝世好逼啊,说着用一只手又摸向
妻子的乳房,看这白奶子,跟豆腐脑一样的软滑,真是标准的人美肉嫩啊,哇,
小骚逼好会夹,舒服死我了。

  妻子的脸红红的,叫着干爹好了吗?好了就拔出来吧,人家都累了。干爹把
烟头扔了,又压向妻子的身体,感受着温润的肉体带给他的快感,把舌头侵入妻
子的嘴里,本来妻子对烟草的味道还是有所抗拒的,现在却主动迎接了干爹的舌
头,舔的十分卖力,干爹像受到鼓舞一样,开始了新一轮猛烈的抽插。

  妻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有点怯怯的说道,干爹我今天不是安全期,你拔出
来吧,不要射在里面,干爹笑着说,闺女你说笑啊?爹的炮弹都上膛了你让我拆
弹?爹早就想跟你打一炮了,要不然爹的炮弹都浪费了呢,说着就加快了操弄的
速度,只见他络腮胡子上带着妻子的阴毛一颤一颤的,双手按住妻子的红润柔软
的乳房,带着浓密黑毛的双腿把妻子的俩条腿撑起,屁股一进一出的像活塞一样
的剧烈的动作的,我在一旁看呆了,数了数足够有一百次的冲刺,干爹终于啊的
一声,把双手拿开,用胸毛密布的胸脯死死压在妻子的乳房上,开始在妻子的逼
洞里灌精,妻子的脚向着天花板,嘴巴大张着,双手死死掐住这头黑熊的背后,
感受着干爹开炮后阴道里滚烫的热流,不由自主的尖叫起来,,,……

  干爹射精之后,没有急着把阴茎从妻子的洞里拔出来,而是依旧插在妻子的
洞里,我看妻子劳累的样子,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干爹趴在妻子的身上,摸着我
的头轻柔的说,好孩子,我会好好待你的,我眼眶有点湿润,这个正在奸污我妻
子的男人的确叫我又爱又恨,我走干爹屁股后面,看到白花花的精液从妻子插着
鸡巴的逼缝里流出来了,有些心痛,就低下头来,一边舔着干爹的蛋蛋,一边舔
着妻子逼里流出的精液,脑袋里一片空白,终于,干爹软下来的鸡巴从妻子的洞
里滑出来了,我刚把干爹鸡巴舔干净,又忙着舔吃妻子逼里流出来的精水,干爹
射的太多了,我吃了很多却不断的还有精液流出来。

  床单上一片狼藉,干爹脱下蓝色的丝袜扔到沙发上去洗澡了,留下我跟妻子
四目相对,刚被操到高潮的妻子脸色红润,双目含情的望着我,老公,我被干爹
日了,你不会不要我了吧?我摇摇头,木呆呆看着还流着精液的妻子阴户,妻子
说,你要真还爱着我,就跟我做爱啊,我毫不犹豫的脱掉花裤衩,把憋了很久的
大鸡巴插进刚被干爹日过的妻子的逼洞里。

  没有前戏,没有润滑,妻子的逼里真像干爹说的那样,口紧洞软,这么好的
逼不一样被别的男人日了吗?我感受快感,这刚被老男人灌溉,奸污,糟蹋的逼
洞依旧是那么嫩滑,那么舒展,甚至比我们刚结婚时候的处女逼更有风韵,更好
的夹住我的阴茎,让我不由自主的迷茫起来,是不是女人都是要被别的男人操过
之后才更懂得爱?在嫩滑的阴道里,我精关一紧,混合着干爹的精液,也把一大
泡精液也射在了妻子好看的阴户里……

                (2)

  自从妻子在我家大床上被干爹在我面前奸淫之后,如同春苗得到春雨的灌溉,
红扑扑的脸蛋鲜嫩无比,少妇的风韵流露的淋漓尽致,女人都是很奇怪的动物,
一直忠于丈夫的肉体一旦被开发,虽然依旧有着羞涩的外表,但内心深处的淫荡
彻底的被激发出来。

  现在的妻子已经完全沉浸在与干爹的淫乱之中了,无论在干爹的一个人的家
里,还是在干爹的办公室,在被干爹打过炮之后,她都好不犹豫的夹着干爹射在
她骚逼里的精液兴高采烈的回到家里,跟我诉说跟干爹操逼的经过,然后又毫不
例外的与我再干一场,干爹黏糊糊的在妻子的阴道壁上,子宫口边,还有一些流
在大腿内侧干涸了精液,散发着淡淡的栗子花的香味,包裹着我光滑平直的阴茎,
让我感到舒适无比。

  我问妻子,你就那么喜欢我干爹?妻子说,其实每次跟干爹做爱,开始时候
都还是有些抗拒的,总觉得这样不太好,这不是人们常说的乱伦吗?可是当干爹
的毛手摸到我的奶子,干爹的舌头像长着倒刺的一样,亲吻着我的小逼逼时候,
我全身都会瘫软,干爹身上的香烟味道和刚刚脱掉皮鞋,里面是我买给他的意大
利丝袜,都让我迷醉,再加上他身上那浓密的毛毛,压在我身上,让我逼芯里似
乎有数万只蚂蚁在爬动,只想让他的大鸡吧快点插进来,那龟头刚进来时候,就
像三伏天喝道冰镇汽水那样一口接一口的吸,而干爹在里面射精的时候又像干旱
了许多年的大地忽然下起了雷雨,兹兹的冒着热气,那爽我形容不来的。我问老
婆,那我操你不舒服吗?老婆说,你操我也舒服,老公我知道你爱我,可我觉得
你操我时候都是很卖力气那样出很多的汗让我心痛,特别是射精时候我没有那样
烫烫的感觉,就像我们那里老人家常说的吃到嘴里吃不到心里啊,老公别生气,
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我是想你可能也得到干爹这样的岁数才会真正的伺候好女
人,干爹跟我说,他年轻时候,干娘也让部队的首长干过的呢。

  望着变得欲火焚身的妻子,心不在焉的又打了一炮,不理她沉沉睡去。我心
里多少有些不服气,这个骚货白富美原来是那么的矜持大方,现在竟然好不害羞
的跟丈夫说着跟别的男人的性事,让我既气恼又心疼,不是欠操吗?我就看看你
挨炮的样子,一个周末的晚上,又邀请干爹来家里跟妻子寻欢。

  现在的干爹再来我家在我面前跟妻子操逼要从容多了,冲洗过后,我把卧房
的空调打开,铺上硕大的毛巾被,把灯光调节到刚好看清人脸的程度,在沙发上
看着干爹跟妻子调情。

  干爹一会儿舔舔妻子的乳房,一会又舔舔妻子的毛逼,很快的干爹粗壮的鸡
巴在两条毛腿之间向上勃起,他突然间蹲在妻子的上身,屁股压在妻子的乳房上,
鸡巴在妻子的脸蛋上来来回回摩擦之后,用手压下硬邦邦的鸡巴,送到妻子的樱
桃小口旁边,妻子一口就含住了他大大的蘑菇头,如同吮吸一根朱古力棒,我走
过去,吸了两口干爹毛茸茸的小乳头,干爹闭着眼睛,用手捏者我的后脖,轻轻
的对我说,宝贝,你看你家这骚逼,一经男人挨身,全身软的像棉花一般,快抱
住她,让干爹给她浇点水。

  等干爹从妻子嘴巴里抽出鸡巴,我顺势过去靠在床头的被子上,把妻子拽到
我身上,妻子的双腿被我手轻轻分开,阴户暴露在干爹的视线里,干爹用舌头用
力的舔了两下,搞到妻子哇哇大叫,紧接着干爹把翘了半天的鸡巴用力一顶,噗
的一声插进妻子的逼,妻子嗯的一声呻吟,头一歪含住了我的鸡巴。

  现在的干爹与我四目相对,他的眼睛里有着狼一样的欲望的光芒,全身压在
妻子的身体上,又如同一只熊在欺负一只小猫,妻子白嫩的肉体与干爹在体毛映
衬下显得越发黝黑的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个老男人正在奸污我的妻子而我却
主动的把妻子抱起来把原本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阴户让这个大鸡吧男人糟蹋,我忽
然有一种冲动,想站起来把这个毛熊一脚踹出门去,从此再不与之来往,正在胡
思乱想,妻子的声音突然变了腔调,喊着我的名字,光,光,我,,我,顶不住
了,我正要问下妻子怎么回事,只觉得身下一股热浪,从干爹和妻子的结合部喷
出一根水柱,妻子竟然被干爹操失禁了!

  把妻子操尿似乎激发了干爹的成就感,他的动作幅度明显增大,每次把阴茎
的的龟头拨出到逼口就又狠狠的插进去,打桩机一样的速度操了妻子有三百多下,
终于一声大吼之后开始在妻子的身体里射精的,我在妻子的身下都感觉到妻子的
子宫口在受到热精浇灌时候的收缩,妻子的屁股压在我的大腿上不断收缩,干爹
每射一次,她的屁股就抖动一下,感觉到差不多有十五六次,干爹才停止在妻子
的身上不再大声喘气,而妻子原本就酥软的身体,一下子坍塌下来,干爹光着屁
股到沙发抽烟去了,望着从妻子逼缝里流出的白花花的精液,我似乎有些不知所
措,我知道被干爹干过的阴道不用润滑也好容易插进去,也知道这种脏逼比那些
紧致的骚逼更能让男人有快感,可我还是有点嫉妒妻子曾对我说的话,就是我干
她不如干爹搞得爽。

  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声,问了下,原来是三表舅,真要命,不是说明天才来吗?
干爹赶紧穿上衣服到客厅去了,我和妻子也顾不上收拾,匆匆到客厅里。

  这个三表舅是老妈舅舅家的最小的儿子,因为舅爷和舅姥死的早,大舅和二
舅都已经成家,而我三表舅却还在读中学,所以老妈对这个表弟很宠溺,上大学
的费用也是老妈拿自己的私房钱供的,为这个还跟老爸吵闹过,所以我们跟三表
舅也很熟很亲,只是他不是读书的料,念了两年野鸡大学就说什么也不读回村子
里去,把人家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肚子搞大了才奉子成婚,还是不务正业,会点木
工,都是有钱了就吃吃喝喝,没钱了就出去打下零工,气的老妈当我们面骂过他
好多次,跟媳妇关系也处不好。不过骂归骂,这不又给他在这里找了点事做,一
户有钱人要嫁女,要手工家具压箱底,辗转找到他,说明天来省城在我这里住一
晚,现在都十点了竟然到我这里敲门,想必是又跟舅妈吵架了提前来我这里。

  进门后干爹跟他寒暄几句就走了,妻子没有完全尽兴,有点生气,不怎么理
睬他,我想干爹不在我这里过夜也好,省了折腾半夜我还得起来伺候他们,就安
排表舅洗了澡在客厅的沙发上闲聊几句。

  因为表舅只比我大十来岁,所以聊起来也很随便,表舅问我,刚走的男人是
谁,我就说是我一个同事,表舅呵呵笑了起来,我问他,你笑什么,他淫邪地看
着我,大外甥,你还能骗得了我?你这个同事连裤衩子都没穿,你闻闻,这满屋
子都是雄水的味道,表舅一把抓起干爹慌乱遗忘在客厅沙发上的花裤衩和丝袜,
对我说,那男的我一看就是个十足的淫棍,他肯定不是你同事那么简单,我想你
们在跟我外甥媳妇搞破鞋。

  我有点恼怒,正要发火,表舅又说,大外甥,别说你们城里人啦,现在在咱
们农村搞破鞋都不算个什么事,你去过咱郭庄吧?东头张寡妇,老公都死好几年
了又生了两个孩子,不瞒你说,赵郎中搞了一辈子药,他媳妇怀不上孩子,那孩
子还不是你三舅我给日出来的?我跟你舅妈今天打起来,非要说我日了她妹子,
说我这根骚棍老给她惹麻烦,让她妹子没法嫁人,我是日过她妹子,可是这回真
不是我,谁知道是哪个野种非要赖我头上,打了她,她妹子又找上门来,我不赶
紧走还真赖上我呢。

  大外甥,我都不知道你好这口,这,这,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既然媳妇喜欢
搞破鞋,也让三舅尝尝鲜呗。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三舅顺势推开了我们卧室的门,房间里依旧弥漫着干爹
精液的味道,我跟三舅的谈话想必妻子都听到了,她一边装睡一边把盖在身上的
毛巾被弄到一边,三舅刚刷过牙,一下子不管不顾的吻上了妻子的逼妻子不再装
睡,她再次呻吟起来,毕竟刚才干爹只操了她一次就回去了,这从来没有过,得
不到满足的逼芯蠕动着寻找着另一根阴茎的插入,三舅抬起头了对我说,大外甥
你好福气,你媳妇这逼是真正的蝴蝶逼,真正的旺夫逼啊,跟你舅妈的妹子的逼
型很像啊,说着把刚舔过妻子毛逼的舌头对着妻子的嘴吧送过去,欲火中烧的妻
子竟然毫不犹豫的接纳了他。

  三舅一边与妻子接吻一边脱掉自己的底裤,露出来的阴茎让我吃惊,跟干爹
不同,三舅身上的毛很少,光秃秃的的大鸡吧如同一杆长枪,足足有20多公分
长,没什么前戏,三舅的这根长枪一下子就顶向了妻子的阴户深处。

  妻子在短短两小时之内就连续被两条长枪给操了,似乎没有疲倦的感觉,三
舅是那种话唠,一边操着妻子,一边念念有词,我操你宝贝,我的宝贝,操死你
这个大破鞋,日烂你的骚逼,我操,操,我最喜欢大破鞋了,大破鞋是我的宝贝,
快,快用你的骚逼夹我的鸡巴,老子日死你,贱货,骚逼,,,,我的破鞋,我
的好外甥媳妇,你跟我回郭村,我让一百个大鸡吧一起操你好不好,哦,哦,好
舒服,对,对,这样夹住,哦,宝贝,夹住,我要往你的骚逼里尿鸡巴水了,啊!
啊!啊!

  三舅抬着头,鸡巴插在妻子的逼里射精了,可能是赶路的缘故,这次只操了
妻子二十多分钟便射了。于是我们三人都睡在卧室里,早晨四点多,三舅又在妻
子的热逼里打了一炮,这一次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而我在三舅在妻子的身上下来
之后也就着三舅的精水在妻子有点肿胀的逼芯里射了很多。

  三舅住到打工的那户人家去了,本来以为妻子会过几天才去找干爹,结果是
她匆忙冲洗了之后,第二天下午就跑到干爹那里给干爹煮饭,说不能得罪了干爹,
干爹问她是不是跟三舅也来一炮?妻子把洗的白白的阴户翻开给干爹看,自然是
死不承认,女人都是演技派,知道妻子还是心仪干爹之后,妻子满意的又夹着干
爹的精液回家来了,表舅也只成为他们之间故事的一个插曲。

                (3)

  干爹似乎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让我很奇怪男人为什么到了这个年岁还有如
此强烈的性欲。当我看到干爹像一头雄狮一样与我的妻子交配时候,非常感慨生
命的力量。当干爹把他的大鸡吧从妻子的阴道口拔出,他喷射在妻子阴道里的浓
精几乎是从妻子的逼洞喷出来,然后又缓缓流淌到床上,这种淫糜的气氛总给我
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干爹也并不冷落我,每次与妻子性交后总是要抱一抱我,我不止一次听到干
爹与短暂从美国回国来收拾东西的干娘说我,这孩子太老实官场上的道道拎不清,
以后会吃亏的,干爹还告诉我,女人都是很现实的动物,不要把她们床笫的话太
当真了,而且,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还需带点绿,我初起还以为是因为他占用
了我的妻子对我说的安慰的话,后来才渐渐明白了,干爹确实挺关照我,因为我
像极了年轻时候的他。

  有一次我们几个一同上三清山游玩,在山间别墅里,干爹的大鸡吧还插在妻
子的阴道里来回抽插的时候,忽然喊我过去,干爹对我说,小张,你来,看看干
爹正在做什么?我低着头,脸上红红的,懦糯的回答,干爹在操逼。干爹又问,
宝贝,干爹在操谁的逼,我说,在操她的逼,她是谁?她是,,我媳妇。干爹微
微笑了,爹操了你媳妇,你就是小绿王八了,你是小王八,爹是老王八,老王八
在操小王八的媳妇,爹操过的逼你再进去操爽不爽?我点点头,爽的干爹。干爹
从妻子阴道里拔出他的黑黝黝的大鸡巴,满身的毛泛着迷人的光泽,对我点点头,
指着妻子的逼口说,你看看,女人的骚逼就像一片饥渴的黄土地,男人要经常进
来浇水,黄土地才会滋润,如果太旱了,这片地就荒废了,说完就把像剥了壳的
鸡蛋一般的大龟头顶在妻子的阴唇上,屁股一挺就又插进了妻子的逼洞里,妻子
淬不及防的啊了一声,叫了声死鬼,这么粗的东西日进来也不跟老娘吱一声,涨
死了,干爹把刚才握着鸡巴的手指伸到妻子嘴巴里,逐渐感到抽插舒服的妻子不
顾上面还有她和干爹的淫液舔了起来。

  一如既往的在干爹射精之后我后续又干了妻子一炮,妻子已经十分迷恋这种
连环炮的感觉,说干爹前面把她的逼变成汪洋大海,而后我射在里面如同涓涓细
流,十分的放松和舒服,干爹抽完烟,走过来,用手捏捏我的小咪咪,又把鸡巴
复又插在妻子的嘴里,对我说,下个月,我们单位要去泰国考察,反正是例行公
事,我已经报了你的名字和小凤的名字,你们准备一下。可能要在苏梅岛待上一
周的。

  说实话我去了不下十次了东南亚,也没什么好感,只是干爹说这次有求于我
而且还不肯直接告诉我,所以我才勉为其难的带着妻子与干爹一同前往。

  苏梅岛的风光十分不错,建在海边的透明的玻璃屋躺着床上就可以看到一望
无际的大海,我以为干爹只是想在这浪漫的地方与妻子激情,因为这玻璃房子能
看到外面的景色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所以,当妻子躺下被干爹打一炮的时
候,嗷嗷叫着的情形给我印象深刻。只是干爹还趴在妻子身上时候示意我去他口
袋里拿出另外一把激光钥匙,告诉我是隔壁房间,有惊喜等着我。

  我走到隔壁房间,开了门,里面竟然有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与我们同一班
飞机在空中服务的空姐,长得非常漂亮,我忙说对不起,可能我走错房间了,那
空姐笑了起来,没错啊张先生,我就是你干爹说的惊喜。

  我有些胆怯了,可空姐落落大方的脱了衣服,又帮呆若木鸡的我脱了衣服,
一把抱住我一同滚到了床上。窗外的轻轻的海浪拍打着椰子树下的沙滩,艳丽的
阳光泼洒在三三两两在海滩游泳的人们身上,好一幅优美的风景画,空姐吃起了
我的鸡巴,又舔了我的屁眼,让我分外舒服放松,可是她想趴在我身上跟我接吻
的时候我拒绝了她,看她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我就说,我们还是做爱吧,她马上
有了那种破涕为笑的表情,因为我知道,干爹不会害我,他找的人一定不会有其
他的性病之类的恶疾。

  可我看到空姐的黑木耳时候还是有点犹豫了,这逼口不知是让多少人操过啊,
空姐说,张哥不要想多了,我处女的时候就这样的,来吧,体验一下不一样的感
觉。我没做什么前戏就插进去,这空姐的逼好松了,我的鸡巴不算小了,但插进
去依旧有晃荡的感觉,找了好久没找到子宫口的感觉,但这空姐床上功夫的确了
得,又是摸我蛋蛋,又是用豪乳摩擦我的胸大肌,还不停的叫床,说哥哥操的我
很舒服之类的,不停的发骚最后也让我精关一松,把一大泡精液撒在空姐空荡荡
的逼里。

  事后我跟空姐躺着聊天,空姐依然对我床技赞不绝口,我知道,干她们这一
行的一般都会说这些让男人受用的话,当然也免不了是因为经常跟熟悉的人干,
没了感觉,有了陌生人更刺激一些而已。我问他怎么认识我干爹的,她说她跟干
娘是远房亲戚,当上空姐也是干爹用了人脉,而她的初夜也给了干爹,我说干爹
那么色啊?她说她是自愿的,而且那天干爹真的喝醉了,她是给他茶水里下了药
才得手的,干爹虽然色,一般还是有分寸的,大姑娘处女之类的他不轻易碰,怕
惹上麻烦。她说干爹身上的味道让她陶醉,不过干爹真的只操过她那一回,后来
说什么也不碰她,害的她老想找老一点的男人做爱。

  我又问她怎么跟干爹同一班机来这里?她很惊奇的说你还不知道吗?你干爹
最近遇到点麻烦事,好像在集团公司盖房的事情上有点什么偏差,正好我们机长
的老爸要调来你们市里做书记,估计可能是为此事活动活动。

  哦,对了,你不知道吧?这房间里有摄像头的不过只能自己内部掌握,大部
分订购这些别墅的都是来这里干这事的,说着空姐诡异的一笑,转头打开了房间
大屏幕,却按下了隔壁房间的号码,淫糜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一个身着空军制服的带着大檐帽的机长正跪在全身赤裸的我的妻子面前舔她
的逼,妻子闭着眼睛,从她不断收缩的小脚趾头看得出她极为享受,妻子的脚很
小很白,每到动情的时候都会不停的抖动她的脚趾头,胸前的俩颗粉红葡萄泛着
亮光,估计已经被机长舔过了,细细的腰杆左右晃动,嘴里呻吟着要摸机长的头,
机长把大檐帽扔到一边,露出浓密的毛发然后把身上的衣服一一除去,只留下短
短的绿色底裤,与干爹一样,他也是深蓝色的丝袜,镜头移动到他的阴茎处,却
看到一根不大的鸡巴,乱蓬蓬的阴毛杂乱无章,只见她轻轻分开妻子的大阴唇,
说道,夫人,我要操你了,便一杆到底。

  妻子经常承受干爹那么大的鸡巴,承接这样的普通肉枪不在话下,但还是很
配合的呻吟起来,那机长可能平素只跟空姐这么松的浪逼接触,根本没机会享用
妻子这种绝世好逼,舒服的呲牙咧嘴,一直在叫,夫人你的逼怎么紧啊?太紧了。
妻子不紧不慢的说,人家的小逼除了老公没让别人操过啦,能不紧嘛,机长边操
边说,还真是,那些骚逼空姐们一下班就找人操逼,都尼玛松的跟老牛逼似得,
还是夫人的逼好,妻子早就练就一身的床上功夫,用蚌壳一样的嫩逼一下一下夹
击不算太大的机长鸡巴,把个机长舒服的摇头晃脑,突然他从妻子阴道里拔出鸡
巴,穿上了被他仍在地上的制服上衣和大檐帽,又挺着鸡巴插进妻子的逼里,妻
子被他压住乳房喘息急促,而且又第一次跟穿着制服的男人做爱,底下的蚌壳更
加卖力的一夹一吸,终于机长忍不住了,高叫着我来了我来了,射在妻子的身体
里。

  我还想看看后续还有什么,空姐却一把关了屏幕,扑到我身上,我知道她又
想要了,但是隔壁房间怎么回事?空姐嘟囔着嘴说,还不是你那亲爱的老婆,一
定要亲自出马,你干爹都说不用了,她还非要毛遂自荐来跟机长拉上关系,真是
有心计的人,我们机长连我们都满足不来,怎么可能满足你老婆?我想你老婆可
能是想跟新书记扯上点关系吧,而且我知道你干爹也不是那种人,他真的对你挺
好的,不想让你难过,所以叫我来伺候你。

  我问干爹去哪里呢?她努努嘴,指着窗外,在海边沙滩椅上晒日光浴的毛男,
说那不是吗?你干爹也真是喜欢你媳妇,所以他不想她再让别人操,可你媳妇,,,
哎,不说了,来吧,干我,我是你的,跟空姐这一炮打得时间有点长,毕竟她给
我说了很多我想知道的事情,而且觉得这个妹子虽然长得俊,但还是挺实在的,
现在的漂亮女人都是居功自傲,觉得自己漂亮就可以随意支配男人,而空姐却不
太像她们,看来干爹给我介绍的人都还是蛮符合我的欣赏习惯的。

  机长走了,空姐请了几天假陪我们在岛上多待了几天,最后一晚,干爹把我
和老婆和空姐都叫到他的房间,开了一场大战,或许是空姐私下里跟干爹协调过,
这晚上干爹不仅操了我的老婆俩次,也操了空姐一次,终于得到满足的空姐像杀
猪一样的嚎叫着享受着干爹在她阴道里的喷射,我第一次跟干爹一起玩双飞,觉
得十分刺激,晚上三点,干爹再一次趴在妻子身上抽插时候,腿却抽筋了,我和
空姐一人抱着干爹一条腿帮他按摩缓解,干爹毛茸茸的大腿小腿在我怀里有点抽
搐的感觉,鸡巴却还坚硬的插在妻子的逼洞里等到抽筋缓解之后,他拔出了他的
鸡巴,示意我补位,我摇摇头说,今天干爹累了,我们都累了,赶紧休息会吧,
空姐忙不迭的把干爹还带有精液和老婆的阴精的鸡巴舔干净,看着那么卖力的伺
候干爹的空姐,我却无来由的感到有些嫉妒了。

                (4)

  从泰国回来之后,妻子明显的冷淡了干爹,偶尔干爹打电话说过来家里,她
总是推三阻四,而且她知道我们只有周末才能放假,一到周末她便借口工作上的
事情迟迟不回家,而且一反常态时不时要跟我吵上几句。

  这个周六她又是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家,我问她,干嘛次次周六这么晚回来,
她说加班,我说干爹问你好几次了,她说,问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家庭妇女,我
们单位上的事情很多呢。干爹还是像平常一样,每次出差回来,都给我们带来很
多我们喜欢的衣服和美食之类,也对妻子对他的冷淡看上去不太上心。我跟妻子
说,你干嘛对干爹那么冷漠呢?没想到她一下子翻了脸,指着我说,你个窝囊废,
就知道你干爹,你知道你干爹快要被双规了吗?我说他那点事算不了什么,妻子
瞪着我说,你真是没脑子,现在这个时候跟你亲爱的干爹来往还不如跟你三舅来
往,他只是大老粗,在一起只有感激我们,没什么首尾的。我立刻怼她说,你不
要打我三舅的主意,他农村来的,别把他掺和进来,妻子笑道:我打他的主意?
你开什么玩笑,就你三舅那骚棍子,去哪里能不惹出点事情来?去给人家要出嫁
的女儿做家具,却把人家老板娘给睡了,人家喊打喊杀的要取的他的命,还不是
老娘给摆平的?我说我怎么不知道?而且他不是说早回老家了?妻子说,他不让
我告诉你,就你三舅妈那母老虎,回家还不得吃了他?我把他留在稽查队了,三
舅这人得有个人管住,也是个人才,没人管的了就废了,我对她说,这么说三舅
跟你在一起?妻子笑笑说,是啊,刚在帕尔曼酒店让他日了两个钟头,不信你闻
闻。

  妻子脱下了裙子,已经兜不住逼毛的小内内全湿透了,腥热的精液味道扑面
而来,妻子了解我的习惯,无论多么生气,只要她向我展示出她被男人奸淫后的
热逼,所有的气恼都会迎刃而解,刚被男人操过的骚逼散发出一种野性的魅力叫
人迷恋,正是人们常说的菜是凉的,逼是热的,我紧张的帮妻子脱下被精液浸湿
了的内内,逼毛已经粘在一起,一缕缕的,我用手指按了一下妻子的阴道边,里
面还没完全干涸的精液像唾沫一样咕叽咕叽的冒出泡来,妻子抬起头,伸出也被
精液喷射过的带着腥香的舌头,舔到我的牙齿上,哼哼的叫着我,光,光哥,我
的绿帽老公,快点操我,操我被野男人刚日过的骚逼,我爱我的大鸡吧老公,王
八老公,快点啊,我痒死了。望着淫荡的妻子,我想长得白白净净的农村的三舅
提着光溜溜的长枪插进妻子阴道的画面,曾看见过三舅一边叫着破鞋一边亲吻着
妻子在妻子的逼洞里喷射的情景,这个刚被老男人不知灌过几泡精水的妻子显得
非常漂亮,是因为她不断得到精液的灌溉,采阳补阴啊,尽管她让别的男人操过
很多次,但是心里还是有我,也只有我能接受她这个破鞋在性方面的嗜好,到也
是天生一对呢。

  我插入妻子软软的阴道,确实比空姐的松逼要劲道的多,妻子告诉我什么时
候我的龟头到了她的阴道中部,到了她的子宫口,还告诉我干爹,三舅,机长各
个龟头到达她的阴道时候她的感受,并做了对比,告诉我说三舅的鸡巴最长,干
爹最粗,而我适中,但是机长的鸡巴不能满足她,还不如他爸呢,终于说漏嘴了,
原来她跟新来的黄市长也干过了,就是机长的爸爸。

  干爹终于还是被工作组叫去谈话了,干爹人没有那么贪婪,所谓的经济问题
也只是集团公司集资盖房的事情,又没有吃什么回扣,平素干爹为人和善,在单
位里没有人希望他下台,毕竟肯为下属考虑的领导太少了,所以工作组查来查去,
折腾了半个月,也没有多少进展,训诫谈话之后,又在行政上搞了记过处分,也
就算过关了,恢复自由身,依旧还是我们集团的老总,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明显的
带着喜悦,说,小张,晚上咱爷俩喝几盅,叫小凤炒两个小菜。我知道干爹又想
着他的干儿媳了。

  妻子却推说加班,只是点了几个比较昂贵的外卖让小哥在晚上八点送到家,
干爹估计是先回家洗了澡,按照他说那样除除晦气,到我家时候已经八点半都多
了。

  看到餐台上一桌子菜肴却只有我一个人,问小凤去哪里了?我说她加班,干
爹说好,那就咱爷俩喝吧,我只能少许陪着喝点,两瓶五粮液差不多都让干爹喝
了。

  稍稍有些了脸红,我冲了热毛巾帮干爹擦擦身上渗出的汗,可能是稍微有点
酒劲对我说,光儿,你说小凤是不是不稀罕跟干爹一起了?我摇摇头,把干爹扶
到大沙发上,对干爹说,我给你看个东西吧,这个是空姐从市长办公室拿来的,
应该就是这样了,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张光盘放映给干爹看。

  光盘里是市府招待所的外景,进入到那种被称为红楼的总统套房,大床上躺
着我的媳妇,一个头发变成地中海的老男人光着身子走进来,大腹便便的他肚子
上的肉一颤一颤的,大眼睛大嘴巴,眼睛里冒着蓝光,一边摸着我媳妇的大腿根
一边说道,早就听说(估计是空姐说的)夫人是人间极品,床上尤物,果然不假,
今日得见,不胜荣幸啊,夫人这是什么香水味道呢?我媳妇笑道:黄市长见笑了,
小凤从不用香水的。老男人更是把眼睛瞪大,这么说这幽香是夫人体内散发出来
的?那我可得好好享受一下,说着把厚厚的嘴唇贴到我媳妇的逼口的小豆豆上,
惹的妻子不停的哆嗦。

  书记把妻子身上的舔了个遍,最后掏出了充满皱褶的老鸡巴,插进老婆的逼
芯,秃顶老男人趴在妻子身上,像是被强奸一般的妻子动用了她所有的床上技巧,
尖叫,用玉足顶住老男人的菊花,亲吻老男人的脖子,用俩个白嫩的乳房不停的
蹭着老男人的稀疏的胡子并且用手抚摸按摩着老男人的蛋蛋,老男人已经爽得摸
不着北了,就连最后射在妻子逼洞的精液他都用嘴巴把他吸出来然后吞进自己的
肚子里,他已经完全被妻子征服了。

  干爹看到黄书记吃掉自己射进女人逼洞里的精液,摇着头,干爹操我媳妇之
后除了让我舔过两次鸡巴之外,似乎对男人的精液很抵触,所以一边都是在旁边
抽支烟然后慢慢的与我们夫妻俩聊天。

  干爹的表情有些尴尬,我知道干爹真的很喜欢小凤,喜欢被她蚌壳一样的小
逼夹住鸡巴的感觉,而且也喜欢跟我们在一起轻松的谈笑风生,可是现在,我知
道干爹一定非常后悔让她跟机长认识并由此结识了新来的市长。

  我走到干爹身边,干爹一把抱住了我,那时的我还比较瘦弱,我躺在干爹的
怀里摸着他的浓密的络腮胡子,轻轻的说,干爹,别难过,我跟着你,只要你不
嫌弃,我做你的女人好了。干爹苦笑着,我说你傻吧,还不承认,你看你小鸡巴
都长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孩子一样说话。

  我虽然也有一米七高,但在一米七五的干爹面前的确像一把柴火棍,只是从
小就长相清秀的我即使三十多岁了,脸上的皮肤还是一掐就出水一样的鲜嫩,又
有洁癖,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瑕疵,我知道干爹心里一定很难过,我用
的粉红的舌头舔他的毛毛的乳头,舔他的肚脐,舔他的耳朵,舔他的毛毛的大腿
和菊花,然后又把嫩舌舔到他的粗壮的大鸡吧,这个曾无数次插进我媳妇逼洞的
大龟头,马眼上蒸腾着一缕热气,天生就没有包皮的干爹的鸡巴就像一根大理石
的雕塑,光洁,平滑,鲜嫩,是那么的美好,这么美好的一根阴茎被我那不知珍
惜的妻子享用了多年,现在却被废黜了,觉得太残忍。酒劲有点上来了干爹似乎
被惊醒了,用他粗糙的大手捏住我的小咪咪,另一只手在我的鸡巴上摸来摸去,
因为瘦所以显得挺大的鸡巴在干爹手里就如同一个玩具。现在我跟干爹一起滚到
床上了,干爹身上的毛毛硬硬的剐蹭到我的肚子上,我的大腿上,我的胸脯上,
有些迷茫的干爹架起来我的白白的双腿,就如同奸淫我的妻子那样,我躺在干爹
的身子下,眼望着干爹的黑黝黝的胸毛和大胡子,用手感受干爹浓厚的背毛,终
于像我妻子那样感受到雄性动物的雄伟和压迫,渴望着与这个与我休戚与共的男
人融为一体,干爹低下头来,亲了亲我的脸侠,咬着我的耳朵,望着带着稚嫩的
我的脸,我的宝贝儿,我早就看出来你喜欢干爹,干爹也喜欢你的,我的小白兔,
干爹180斤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我没觉得沉重,只是觉得干爹这两年确实有
点见老了,头发已经有些灰白了,而且刚才舔吃干爹的鸡巴时候明显有几根阴毛
也白了,让我有些心酸,再雄伟的男人也架不住岁月蹉跎,干爹一边亲吻着我的
小乳头一边渐渐把他的大屌挪动到我未经人事的的菊花洞边,在做了几次努力之
后依旧插不进来的干爹不得不往手心吐了几口唾沫,然后摸在我的干净白嫩的屁
眼上,把他的屁股一撅便插进来,疼得我顿时眼泪流了下来。

  干爹看到我难过的样子,就想拔出来,我忍住疼痛示意他不要太大动作,也
不要拔出来,渐渐的,适应了干爹粗屌的我没那么难受了,只是觉得很涨,随着
我的屁眼的扩展和收缩,干爹渐渐的动作也大了起来,我也不得不配合着干爹的
动作,干爹摸着我的脸蛋,鸡巴享受着我屁眼的夹击,悠悠的说道,我以为你媳
妇的逼洞已经是人间极品啦,没想到我宝贝的男逼更有风韵啊,说着说着就用大
手按着我的肚子猛的干起来,当干爹向着我的直肠里一泄如注的时候,我感到我
的嘴巴似乎也被热精灌满了,仔细品味却是干爹喂我吃他的口水,这带有香烟味
道的口水让我觉得分外甜美,现在我整个身子都浸泡在干爹的体液之中,幸福的
滋味弥散开来。

  从此之后干爹不再找我的媳妇操逼,而是每次在我的身体里泄精之后抱着我
沉沉睡去,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我身材也变得像干爹一样强壮粗硕,干爹
却在他70岁那年因为肺癌离开了人世,走之前紧紧拉着我的手,说最不放心的
是我,妻子在开完追悼会后回到家哭成了泪人,我问她,你不是不喜欢干爹了吗?
干嘛做这个样子,妻子哭着对我说,其实接触过这么多男人,她最欣赏的还是干
爹,既有男人的风度,又有无与伦比的性能力,我说那你还那么折磨干爹,不让
他碰你,妻子对我说,你瞎说什么,干爹只是拿我当成他泄欲的工具,他心里真
正的爱的人是你,因为你跟年轻时候的他非常相像。

  妻子巴结的黄市长到是挺长寿,只不过在跟妻子潜规则性交之后没多久便真
的被双规了,直到他到退休岁数也没能出狱,工于心计的妻子终于做上了税务局
局长的宝座,手下的人说她不像前任那样颐指气使,在单位口碑还不错,我想或
许是受到干爹的影响,而我,在干爹和他的铁杆战友们的帮助下,也成为了我们
集团公司的老总,而退役的空姐成为我们集团公司的秘书长。

  这一天公司里来了一位年轻人,告诉我是娟姨(就是空姐)叫他来我这里报
到,我觉得这年轻人非常面熟,阿娟过来了,张总,你都看出来了?这不就是机
长的大公子吗?黄涛啊,他搞财务好几年了,我就说让他转来我们公司好好培养
一下,以后条件成熟了,把他媳妇也调过来,人家可是中法混血儿,那模样漂亮
的连我们女人都馋死了。我想到在苏梅岛黄涛的老爸那个令人恶心的机长在我媳
妇美丽的阴道里抽插的景象,想着你操我媳妇,我这会把你儿媳妇也一起日了,
不由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黄涛走过来,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张总,我能叫你
一声干爹吗?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pimp1234 于 2021-9-10 13:37(GMT 8) 编辑 ]这干爹穿粉内裤和丝袜,再结合男主被上,最后被叫干爹,估计这干爹年轻时也是有跟男主一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