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我的妹妹怎么会这么变态】(13)【作者:U酱】

查看:作者:佚名

作者:U酱
字数:6452


          我的妹妹怎么会这么变态第十三话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故事情节,包括性癖等等,均与现实无关)

  「冉萍,下体被磨了这么久了,是不是变得特别敏感了呀。」我凑近问到。

  「你……你想干啥?」妹妹喘着气,无力地被吊着双手挂在绳子上。

  「既然变敏感了,当然要继续对下体用刑了。」我说着,把之前那台电刑机
器拿了出来。

  「诶……等等……」冉萍看到那台机器后,眼里满是惊恐,她肯定又回想起
了之前被欣怡电的恐惧吧。

  「妹妹既然不告诉我密码,我只能用这个东西了。」我坏笑着,拿起了一个
肛塞,这个肛塞是一个电极,它后面连着一条电线,顺着电线连在了机器上面。

  这个肛塞为了导电,是金属质地的,不是很大,只是比一个核桃稍微大点,
不过倒是挺有分量的。

  「这……这是塞后面的那种东西吧!你!坏人!大变态!呜~ 好……好羞耻
……」

  「诶?咋?妹妹难道没有用过吗,那今天正好让你试试,哼哼。」

  「我怎么可能用过啦!baka!!」

  我来到妹妹的背后,顺势摸了摸妹妹的细腰,然后掰开她的屁股,对准她的
粉嫩的菊穴,然后把肛塞怼了上去。

  不过说实话,一直以来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妹妹的私处,确实也是
很脸红心跳的,不过为了妹妹的奖励,实在是对不住妹妹了。妹妹的下体光滑的
很,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到长毛的年龄,还是说她的体质就是这样的。不过在塞
肛塞的时候,出了点小小的问题。

  「你配合一点啊,这么紧我塞不进去啊。」我说到。

  「呜!我被吊着怎么配合啦!还……还有……我为什么要配合你来折磨我自
己?」

  我感觉妹妹浑身都在发热,可能是因为羞耻吧。虽然妹妹这么说着,但是我
还是感觉到她的肛门渐渐松了一些。

  「再松点,你不配合的话,硬塞进去是非常疼的。」

  「笨蛋!哪有像你这样不做润滑就往里硬塞的啊!呜!」

  「诶?」我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啊呀,实在是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

  「呜~ 好疼~ 」

  我这才想起来当时买肛塞的时候确实有送了一个润滑剂,我连忙拿来,然后
涂在了肛塞上面。

  「好了,这下可以了。」我拿着涂了润滑剂的肛塞,继续对着妹妹的肛门怼
了进去。

  「呜~ 还是好疼~ 」妹妹咬着牙说到。

  「好了已经塞进去了,话说酷刑都能承受的住的冉萍,为什么受不了这点痛
苦?」

  「呸!谁说我受不了了!我就是叫几声!我又说受不了了吗?!哼!」

  「好了好了好了,快点继续吧。」

  我又拿了一根细长的橡胶制的但是可以导电的尿道棒,给冉萍看了看。

  「你这!都是哪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啊!这不会是往前面塞的吧!?」

  「对啊,这也是个电极,正好跟刚才的肛塞组成回路,等一下,电流就会直
接击穿你的下体了,怕不怕?哈哈哈,害怕了就快点把密码告诉我!」

  「切!才不会怕,不过,这个尿道棒好长啊,不会是男用的吧?」

  「哪有?不应该男女都能用吗?诶等等,话说冉萍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多的?
真不愧是大变态啊!」

  妹妹听后立刻扭过了头去,然后用着特别害羞的声音说到:

  「哪里知道的特别多啦,人家才没有那么变态呢!」

  说完,她立刻转回头,冲我喊到:

  「要上刑就快点!哥哥才是全世界最大的大变态!流氓!坏人!」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顿时性欲和施虐欲被激发
起来,想要好好虐待一番面前的被吊起,毫无反抗能力的冉萍。

  我当时十分粗暴地掰开冉萍的双腿,然后就把尿道棒捅入了冉萍的尿道里面,
那个尿道棒确实有点长,目测有20多厘米,给男生用都能抵在膀胱壁上,绰绰有
余,给尿道本来就要短的女生来说,就更长了。

  尿道棒还露出外面一大截的时候,我就已经塞不动了,但是我为了确保到底
了,仍然使劲捅了几下,我感觉前面有东西顶住了,确实捅不动了,这才罢休。
把尿道棒固定好后,我抬头一看,发现妹妹已经疼得龇牙咧嘴了。

  「变……变态……前面也不用润滑剂……呜~ 」

  「哼!我劝你还是快点说吧,不然,我就要开始电了,这一次,我跟你说,
我会直接从5 档开始电!」

  「呸!我才不会怕!你来啊!」

  我感觉冉萍像是蛮期待被电的样子。

  「好吧,既然这样……」我把档位调到了第五档,然后打开了开关。

  「呜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屁股……要坏掉了,啊啊啊啊
啊~ 」冉萍立刻大叫了起来,看起来确实很疼的样子,不过她叫了一会后就渐渐
停了下来。

  「密码?说不说?冉萍。」

  「不!不说……我……斯哈……还能坚持得住……就这点疼……」冉萍咬着
牙说到。

  「那我看你还能撑多久。」我把档位调到了六档。

  「唔咿,疼疼疼疼,好疼好疼,屁股……呜……屁股……」

  「说不说?!」

  「不要!」

  七档!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停下快停下快停下!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

  「咔嗒」一声,我关掉了开关,电流消失了,冉萍的身体瘫软了下来。

  「你要说了吗?」

  冉萍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说到:

  「我不说!大变态!有本事继续加档啊!」

  「你确定吗?」我在冉萍的注视下,把档位调到了最高的档位,九档,然后
问,「这可是最高档位了啊。」

  「你……你你你……变……变态!」冉萍的话语里带着明显的颤抖。

  「还是不说是吗。」我内心里有头猛兽驱使我想要更狠地虐待冉萍,我拿起
刚才丢在地上的被水浸湿的妹妹的内裤,然后一股脑塞进了妹妹嘴里,「现在你
想说也说不出来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这可是你自找的。」

  「唔呜呜呜呜~ 嗯~ 呜嗯~ 」开关开启后,妹妹立刻呜呜地呜咽了起来,因
为被堵住了嘴,她就连普通的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第九档确实是最痛苦的档位,妹妹被电的双眼直翻白,尽管是在被吊着的状
态,但是她的腰部在疯狂地往上挺起,身体反弓,身上某些地方的肌肉在不停地
随着电流的频率而颤抖。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即使想要招供也说不出来,因为我
堵住了她的嘴,现在她也失去了唯一能让我停下来的方式,而变成了我单方面的
玩弄她,我想什么时候停止才会停下来。

  「呜呜呜呜嗯~ 」

  一滴眼泪从冉萍的眼角滑落,流到了脸颊上,我帮她抹去了那滴眼泪,看着
她那痛苦的表情,我捏了捏冉萍的乳头,说:

  「冉萍这个样子也是蛮可爱的,我也是很喜欢呢。」

  不过冉萍的白眼翻得越来越厉害了,眼看她就要昏迷过去了,我连忙关掉了
开关,冉萍的身体再一次瞬间瘫软下来。

  「这么早晕过去不太好啊,冉萍,我还想多玩弄你一会呢。」我抚摸着冉萍
的一头银发,真是可爱呢。

  「呜~ 呜呜~ 」妹妹转过头来,看向我,眼睛里亮晶晶地全是泪水,一副祈
求的眼神,是不是坚持不住了,不过我说了我还没玩够呢。

  我没有管妹妹的祈求,再一次打开了开关。

  「呜呜呜呜!!!!嗯唔~ !!」妹妹的身体又一次反弓了起来,身体上的
肌肉也抖动了起来。

  这时我听到了冉萍身下传来了水声,低头一看,是冉萍失禁了。因为塞着尿
道棒,尿液只能从尿道棒周围一点一点地泌出,所以尿的流量不是很大。不过她
下体那道缝周围却也在往外泌出着液体,这是被电得淫液也流出来了啊。淫液混
合着刚才被绳子摩擦出的伤口流出的血,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颜色,流到了地上。

  「真是太色情了呢,冉萍的这幅模样。」

  突然,冉萍的呜咽声戛然而止,我刚才一直在看妹妹的下体,没注意到她已
经晕过去了。见妹妹晕过去了,我稍微恢复了点理智,连忙把开关关掉了,然后
把妹妹嘴里的内裤拿了出来。

  我赶紧端起一盆水泼在了冉萍的脑袋上面,冉萍呜咽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
睛。

  「冉萍……没事吧?我刚才可能太过分了点。」

  「唔?」冉萍使劲眯了一下眼睛,才清醒过来,「大……大坏蛋!太……呜
……太坏了!」

  「啊啊啊,我错了,冉萍,我……」

  「不过~ 」冉萍打断我的话,「你还什么没有得到我的口供,还得继续拷问,
哼哼哼。」她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坏笑。

  「不是吧?妹妹还……」

  「怎么?你没辙了?大变态?流氓!无耻下流!」

  「还骂?还想再感受一下刚才那个九档的威力吗?」

  说完,我感觉冉萍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她还是骂到:

  「大变态混蛋无耻下流!!!」

  「好,你还是不说是不是。」

  我把之前的那个三角木马放在了冉萍的双腿间,然后降低了一下绳子的长度,
让冉萍坐了上去。

  「呜!」刚坐上的瞬间,冉萍就痛得呜咽了一声。

  「怎么?什么感觉?」

  「嘶啊,为……为什么这么疼!」妹妹咬紧牙说到。

  「因为我在木马上涂了酒精,正好给你刚才绳刑的伤口消一下毒啊,哼哼。」

  「无耻!呜~ !」妹妹又疼得皱了下眉头。

  「你还是先注意一下这个木马吧。」我把一个电极夹夹在了木马顶端的那条
加固铁条上,然后把另一个电夹夹在了冉萍的右乳。

  「诶?」

  「一边享受木马,一边享受电击的痛苦吧,既然你不说的话。」我拿着调到
七档的电击器,打开了开关。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疼疼!」

  刚才的尿道塞和肛塞还没有摘除,所以冉萍此刻正在承受着来自四个部位的
剧烈电击,尿道,肛门,乳房以及阴道。

  「疼疼疼啊,呜哇啊啊啊!」

  「说不说?密码是多少?!再不说就加档了!」

  「不说!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调到了八档。

  「说不说?!」

  「混蛋!呜~ 大变态!」

  居然还有心思骂我,看起来档位还是不够,我继续调大了档位,调到了九档。

  「呜啊啊啊啊啊啊!」

  此刻的妹妹已经痛得在疯狂地甩着头发,一头银发在空中飘散着,她也不顾
自己身下还骑着木马,剧烈地挣扎起来,也不管自己的下体会被木马进一步伤害。

  「快说!密码!」

  「我我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都到这份上了,还是不说?」此刻的我有点生气,都这样了妹妹居然还在
坚持。

  我拿起地上的鞭子,抡圆了朝着妹妹的上身就抽了过去。

  「咻~ 」鞭梢划过空气的声音。

  「啪!」鞭子接触皮肤的脆响。

  「呜啊~ 啊啊~ 」妹妹的惨叫声里又多了几分痛苦。

  「说不说?!」

  「我说了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妹妹的声音中充满了哭腔。

  「我要密码!」

  「啪!」

  「啊啊啊!我不知道啊!停下啊,啊啊啊啊啊!」

  「还说不知道!?密码!快点!」

  「啪!」

  「啊啊啊,是123456!」

  「胡说!不是这个!快点老实交代!」

  「我真的不知道啊啊啊啊,求你了,求你了,哥哥,密码我自己不记得啊!」

  「什么?」我大吃一惊,赶忙把电击器关掉了。

  「呼哈,呼~ 我……我说了啊,我……不知道……」

  我突然想起了纸条上的密码写的十分复杂,而且没有规律,难不成妹妹真的
给忘了?

  「什么意思?」我问到。

  「就……就是……密码是我自己随口编的……呼,我自己……也不知道……
忘了……」

  「为什么要这样?等等,所以你才开出了这么丰厚的奖励条件是不是?!」
我突然想到了这件事,「因为你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被拷问出密码来?」

  「是……是……哥哥对不起……还有……能不能把我放下来……木马……好
疼……」

  我有些无语,但实在也没办法,只好先把冉萍从木马上放了下来,然后解开
了捆着她的绳子,扶着她在老虎凳上坐了下来。

  「唔……哥哥……不会生气了吧……」

  「没……没有……我没事,冉萍你才是,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我……还好……哥哥……帮我把……下面的东西拔出来……」

  「哦哦。」

  我先是拔出了妹妹肛门里的肛塞,然后又拔出了尿道棒,但是在拔的时候,
妹妹彻底失禁了,在地上尿了一大摊。

  「呜啊,哥哥别看,好羞耻!」

  「刚才拷问的时候你都失禁这么多次了,还在乎这一次的嘛?」我看着冉萍
尿完了,继续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算我输了,没有拷问出妹妹的密码,
你现在快点回房间里好好休息。」

  「唔……好……不过……还是好对不起哥哥……」

  「我说了没事了,我本来也不是特别期待妹妹的奖励了,快回去吧。」当然
不期待是假话。

  「好……好吧……」

  把妹妹送回房间后,清扫的工作又落到了我的身上,正当我拿着工具往地下
室去的时候,门铃响了。不用说,肯定是欣怡。

  「干啥?」我打开门,外面果然是欣怡。

  「今天咋知道锁门了。」欣怡一脸坏笑,「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又跟我冉萍
姐玩了?」

  「是啊,你要进来吗?」

  「不用了,我来只是给你个消息,明天你来我家。」

  「啊?为啥?」

  「我跟冉萍姐的赌注,你忘了?借你用一天!」

  「等等,忘是没忘,可是你……得告诉我要干啥啊。」

  「来陪我做一些关于拷问的研究行了吧!你做好准备哦。」欣怡使劲戳了下
我的鼻子。

  「啊?」

  「好了,就这些了,再见!」欣怡转身要走。

  「等下!就这点事,为什么不直接从手机上叫我?」

  欣怡回过头,一脸坏笑:

  「因为我想看看你是啥表情。」

  「哈?什么?」

  「什么都没有!」欣怡说完就回头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门口发呆。

  什么鬼,做一些研究?!我突然想起之前被欣怡电的那个时候……不是吧…
…还要一整天?

               冉萍的日记

               8月20日

  今天是久违的被拷问的环节啊。

  我给了哥哥一个奖励,说是只要能拷问出密码,我就可以给哥哥玩一天,随
便玩,但是我却随便编了一个密码,密码难到连我自己也不记得。也就是说,哥
哥最后无论如何都得不到这个奖励,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太
对。

  我被哥哥押到地下室来,首先被上的是水刑。水刑之前从听说是特别难受的
酷刑,虽然不痛,但是也是十分难以忍受的,今天我是真的体会到了。

  一块湿布捂住了我的嘴巴和鼻子,冰凉的水让我的身体本能的不敢用鼻子呼
吸,而只能张开嘴呼吸。但是这个时候,哥哥把水浇在我的嘴上,让我用嘴也无
法呼吸。

  就这样只能一直憋着,憋到自己的意志力坚持不住,张开嘴呼吸,却迎来的
是满嘴的水,而且还只能吞进肚子里,还是得不到氧气,就这样带来了窒息的恐
惧。

  不过听说窒息是会带来性快感的,今天还是真的体会到了一点,就在快要窒
息的那个时候,有一种特别的爽感,但是后来我好像就因为氧气不足晕过去了,
也没有体会到多久。

  接下来是一顿鞭打,不过以哥哥的劲儿,那顿鞭子完全不是多疼,咬咬牙我
就很轻松忍过去了。

  然后到了今天的重头戏之一,绳刑。

  哥哥他用一根麻绳,顶在我的下体上来回拉,让麻绳摩擦我的下体。第一下
没什么感觉,甚至敏感部位被摩擦我还感觉有点爽,但是之后就没这么好玩了,
随着摩擦次数的增加,我的下体逐渐发热,感到疼痛,我甚至都觉得我要活活被
这根麻绳从下体锯开来了。

  但是所幸,哥哥没有锯太久,不然我觉得我的下体真的要坏掉了。

  然后,就是特别恐怖的电刑了,说实话,自从上一次被电后我还心有余悸,
被电前还是十分害怕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哥哥往我的尿道和肛门里塞了两个电极……呜……好羞耻
啊……还有还有,那个蠢货居然不涂润滑剂就往里生怼,那个尿道棒,弄得我尿
道里面好痛,我甚至都以为尿道壁被划破了。还有,那个蠢货,都已经塞进去了,
尿道棒已经碰到膀胱了,他还再捅了几下,戳地我膀胱也好痛。

  不过最痛苦的还是通电后,痛感放射性地从尿道和肛门里发散出来,然后是
整个下体都痛,再接下来是全身都痛,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好疼的。

  当时哥哥那些话,真的好像是我在被拷问一样,他那些发泄性的语言和动作,
就是我想要的,就跟之前欣怡的那个样子似的,看起来哥哥学到了嘛。

  当时的痛苦是真的太难忍受了,哥哥都把档位开到9 了,最大档位了,真的
好痛,我都以为自己的尿道和肛门要坏掉了。

  后来的事情又记不清了,我又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哥哥又把我放到了三角
木马上,还给三角木马通了电,另一个电夹夹在了乳头上面。

  就这样来了个四个敏感部位的电刑,乳头,尿道,肛门,阴道,呜……好…
…好可怕……但也好刺激啊……好爽。不仅如此,因为之前的水刑喝了不少水,
被电的时候,我的膀胱里面慢慢的都要爆炸了,却因为塞着尿道塞,尿不出来,
只能在被电的同时忍受着憋尿的痛。

  另外,在电的时候,我从木马上疯狂地挣扎着,但是电刑的痛苦遮住了木马
的痛,直到关掉了电刑我才感受到,差点以为自己下体被木马就这么割坏了。还
好之后自己检查的时候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几处小伤口,是被麻绳磨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