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提现担保

武侠夜夜念奴娇

查看:作者:佚名


第一章同心剑笈
仙霞山,其山绵亘甘、凉之境,亦名南山,又名雪山。
因山高气寒,四季积雪不化,主峰终年埋在云雾之中,偶尔云开得见,状似仙人指路,落霞照射之下,气象万丈,故名「仙霞」。
时当北国腊月飞雪之际,古甘凉道上,疾驰着一红、一白,两匹骏马,是一对男女骑士,望这仙霞山直奔而来。
二人的座骑是千中选一的良驹,清晨即从甘州城兼程赶路二路上虽见鹅毛似的雪片不断飞舞,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但仍旧打不消他二人的游兴。
到得山脚下,奇迹似的大雪已霁金色的阳光从满天乌云的缝隙处射出,如金箭射出耀眼光芒,照得这片瑞雪覆盖的银白大地上,更见灿烂夺目,憾人心弦。
二人双双落地,并肩站在马匹之旁;男的丰容俊朗,文的美艳刚健,真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侣。
这果的浓眉下的一对大眼,亮而有神,兴奋地握起她的柔荑,道:「亚兰,你看!下了一早上的大雪,这会儿忽然就停了。」
这女子名叫郑亚兰,长得沉鱼落雁,更有一股成熟的迷人风韵,斜眼一瞟,倚到他怀中,笑道:「可不是麽阿杰,你仔细想想,咱两人结伴游历江湖以来,可曾遇到过扫兴的天气」
那男的姓梁名坤杰,侧首一想,颔首道:「嗯……好像没遇过」
郑亚兰白嫩如葱的手指轻轻点在梁坤杰的额头,嗔道:「你啊,说话行事都没有一个肯定,甚麽‘好像没遇过’根本就是没有!记得吗前年咱们登武夷山的那一次」
梁坤杰忆起往事,笑道:「嗯,那次早上还下着大雨,我本不想冒雨游山,你却偏偏兴致颇高,不忍心拂逆你,只有舍命相随,一路上我心里还在想,这麽大的雨,要淋成落汤鸡,有甚么好玩的哪知……」
郑亚兰截口道:「就像今天,你不愿冒着大雪游山,到武夷山,雨停,到仙霞山,雪停,都彷佛是老天爷有意叫我们游山玩水时,不要遇到扫兴的天气……你还只说是‘好像’」
梁坤杰抱拳一揖到地,学着京剧中的道白:「娘子算我说错,小生这厢有礼了……」
说完抱她要亲一下,却被郑亚兰挣脱「呸!」的一声,道:「谁是你的娘子」
梁坤杰涎着脸道:「不是娘子那个跟我阿杰同行同止、双宿双飞的美女,又是谁呀」
郑亚兰的脸色一沉,不悦道:「是谁是你的……」
「姘头」两字没说出口,忽然流下两滴晶莹的泪珠。
梁坤杰见她流泪,急忙握住她的双手道:「你又伤心了」
郑亚兰强自收敛伤感,叹道:「我当然知道,你关洛梁家是赫赫有名的世家,身份、地位、名望,是绝对不允许我这个女贼进门的……」
梁坤杰歉然道:「也不是绝不可能,但是你要给我时间……」
郑亚兰身为江湖儿女,心胸只得放宽,吸口气道:「相逢便是有缘,缘到了,多多珍惜;缘尽了,谁也无法勉强……」
梁坤杰松了口气,道:「对对对!好端端的不要再谈这让人伤感的事情!你不是喜欢游山玩水麽眼下面对这样巍峨名山,不要坏了自己的兴致,咱们开始登山吧……」
郑亚兰立志要游遍全国各地名山大川,颇有男儿「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豪气,抹干眼泪道!「座骑放在何处」
这仙霞山甚高且峻,又逢大雪之后,马匹是绝对攀登不了的。
梁坤杰望望四周遮掩处,干脆道:「任它们在附近啃食雪中青草,丢了再说。」
当下二人各自从座骑上取下准备好的包袱,负在肩后,开始攀登而上。
他二人身手自是不弱,起先顺着山道走还不怎麽样,愈上至高处,已经完全无路可循,他二人只好相互扶持者,手脚并用,奋力攀爬,终于登上了峰顶。
峰顶寒风凛冽,郑亚兰白嫩的面孔冻得通红,道:「好难爬呀有几次差点失足!」
梁坤杰俯瞰山下,隐约可见自己座骑,却要用尽自力,才可辨认那两团小而又小的黑点,不禁嘘口气,说道:「幸亏没有失足,否则,摔下去怕不跌成肉酱」
郑亚兰不敢往下望,向前一看,却有一座冰柱似的插天高峰,迎面而起,不禁失声叫道:「啊哟!这可怎么爬呀」
梁坤杰随她目光望去,果见一座雄伟高耸的孤峰,直入云雾之中,令人望而生畏,口中却道:「怕了麽到底女人胆小……」
他解下肩上包袱,往地上一坐,道:「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准备回程啦!」
郑亚兰心高气傲,最禁不起这样激将法。牌吁灶条的语音甫落,她已拔脚飞扑前方,来到插天峰下,一语不发,用行动来证明她虽是女人,却绝不会输给他这个大男人。
梁坤杰与郑亚兰相处两年有馀,焉不知她的倔强性格心中暗笑,提了包袱随后银来,也开始攀爬这座又高又险的冰峰。
此时天已向晚,孤峰之上突地狂风暴雪,唿啸怒吼,刮得人根本立足不稳,只能相互扶持,手足并用,一步一步辛苦地往上攀爬。
倒是梁坤杰首先体力不支,喘息道:「不行了,退回去吧……」
郑亚兰道:「退回去你且回头向下看看!」
梁坤杰向下一望,立时头晕目眩…:。
只见强风带着冰雪在脚下纷飞而过,汹涌翻腾如怒涛,一片茫茫,深不见底。
郑亚兰道:「现在只怕往上爬要比往下退回去容易些吧」
梁坤杰果然没有勇气往下退回,只得咬紧牙根,奋力再爬;谁知体力不继,脚下一滑,几乎失足跌下去……
幸好郑亚兰及时伸手将他抓住,但是他的包袱已滑落下去了!
郑亚兰奋力将他拉上来,幸好这里有一道较宽的冰岩裂缝,郑亚兰解下她的包袱,取出她的佩剑来,将这裂缝之内的冰雪碎石挖开,清理干净,他二人勉强可以挤身进去,挤进了缝隙,大风大雪就再也危害不到他们了。
梁坤杰累得拼命喘气,而且抱着脚踝唿痛,
郑亚兰惊道:「你怎麽啦」
梁坤杰道:「我不小心,扭到脚了……」
郑亚兰道:「我带得有药膏,我来帮你揉一揉……」不由分说,就脱下他的鞋袜,用药膏涂抹,用手搓揉……
梁坤杰的脚是舒服多了,但是天色也更暗了,风雪也更大了,看样子,今天是不可能再往上爬了。
他们只好取出包袱里的干粮、肉脯,两人分着吃了,再捧了洁白的雪放入口中,融化了解渴……
强劲的山风,在崖缝裂口处造成尖锐如怪兽般的啸声,郑亚兰终日在山水之间徜徉,她的包袱竟也是一只设计取暖的鹅绒睡袋,又柔软、又暖和,可惜只有一个……
幸好他二人早已同行同止、双宿双飞两年多了,共床共枕,共效于飞何止一次此情此景更是不需要惺惺做态,自然而然就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一起钻进睡袋中去……
外面风雪漫天,睡袋里面却是又热情、又温暖。
隔绝了风雪交加的睡袋之内,更是另一种绮丽情趣,他二人便这样浓情蜜意,男欢女爱,欲死欲仙了……